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樂信瓦旦七十多年前的使命,我們一起完成。

支持台灣選手,推動體育產業的改革!

「支持台灣選手,推動體育產業的改革!」 昨夜,許多台灣人再次熱血沸騰,熬夜守在電視機前面,為台灣選手加油,一起見證了台灣選手在里約奧運摘金奪銅。然而,這次台灣社會不只跟選手們心連心而熱血沸騰,也開始冷靜思考,要選手「相忍為國」的意義是什麼,長年來的體育政策與產業等問題,是不是該更有勇氣來改革? 今年立法院開議後,時代力量多位委員收到各類體育選手陳情,內容不外乎是運動單項協會缺乏監督、罔顧運動選手權益等。可見近日發生的謝淑薇事件並非個案,而是普遍的結構性問題。林昶佐在幾週前曾會集體育署、中華奧會、國家訓練中心說明奧運參賽、選手訓練及體育相關協會的結構問題與運作狀態。時代力量認為,台灣體育長久以來「只重成績、不重培育」的方式需要大刀闊斧改革,回歸專業,運動協會的運作要透明,更不該淪為外界批評的「政治酬庸」。我們呼籲,政府徹底檢討體育發展資源的運用和效率,推動改革運作不彰的各項運動協會,健全基層的體育產業環境,讓政府成為真正栽培選手、培養台灣體育實力的推手。 (照片取自Taipei Times/I quit the national team: Hsieh Su-wei)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

【中正獨裁佗位去 9】多瑙河畔之鞋(Shoes on the Danube Bank) 走進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源自黑森林的多瑙河,在陽光下熠熠生輝。優雅古典的國會大廈和鏈橋周邊,可發現河畔有一排綿長的鐵鑄鞋群,彷彿鞋子的主人剛脫下來,卻不知去向。 多瑙河畔之鞋的主人們,去了哪裡?其實這裡,正是槍決發生地點。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猶太人在這裡大量遭到納粹殺害,屍體被隨意推入河中,恐懼的記憶,隨著不解,帶著眼淚,沉入藍色多瑙河,慢慢被沖刷而離去。 2005年4月16日,藝術家Can Togay和Gyula Pauer為了哀悼猶太人所受到的暴行,完成長達40公尺共60雙鞋群的裝置藝術作品。河岸邊一眼望去,布鞋、兒童小鞋、高跟鞋、涼鞋,破破舊舊,有的只剩一片皮革,彷似主人生前曾經過激烈痛苦的拉扯,令人怵目驚心。 至今,這條美麗浪漫的河上晃蕩著優閒遊船,酒吧裡唱著輕快的歌曲,情侶們在落日下浪漫散步,多瑙河,仍然閃著它耀眼的光輝,而鞋群,像是一把開啟哀愁之鑰,靜靜的,記下了歷史的傷痕。 (照片引用自WIKI)

討黨產法案,啟動!

過了!2016年7月25日, 台灣國會三讀通過《政黨及其附隨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 討黨產法案,啟動!

堅持實質審查 回應人民期待

今天記者會時代力量再次重申,無法接受謝文定、林錦芳擔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應該要按照新國會通過的國會人事同意權新制度來處理。時代力量希望這次臨時會,能夠納入「國會人事同意權法案」,實踐立院的監督功能;勞基法將時代力量及親民黨團版本併案審查。同時我也要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應該儘快排入臨時會第一案,回應長年來人民對改革的期待。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