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有效稅率圖解說明

國安局應加強情資網路,警政署要嚴查擾事團體

今日,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國安局與各情報機關代表。首先,對於今晚蔡英文總統將到訪的國家-索羅門群島,日前傳出政治風暴,連總理都可能下台。我對彭盛竹局長提醒,總統對於到訪的國家應該要掌握完整的情資、全面的了解。我們不可能在全球兩百多個國家全部都佈建情報網,因此台灣跟重要盟邦的情報合作就格外重要。例如總統即將到訪的索國是澳洲的鄰國,國安局與澳洲的情報合作與共享就很重要,可以幫助我們精準研判局勢南太平洋局勢。我再舉日本對中共十九大的研析為例,國內媒體盛讚日本的情報工作準確,甚至可以預判中共對台報告的字數長度,比台灣強。我跟局長強調,除了國安局自己增進情報能力,我們應該要與日本建立情資合作的夥伴關係,才能準確的研析中國、亞太局勢。 最後,我請警政署邱豐光副署長一起上台備詢。國安局在多次的報告中,都提及中國滲透台灣的的政治團體、特定團體,例如愛國同心會、統促黨,甚至是黑道勢力都有中國的影子。國家九大情報機關彼此都會情資交換,警政署為何長年來不重視國安局的情資,放縱這些特定背景的團體到處對民眾起手動腳、暴力相向?為何警政署直到最近才開始抓人、掃黑?邱豐光副署長之前是北市警局局長,他很清楚這些案件的脈絡,我嚴厲要求警政署針對這些團體的加強取締非法行為,不再放縱!

凍省二十年,國家正常化繼續努力推行

昨天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查台灣省政府、福建省政府、台灣省諮議會三個省級化機關的預算。凍省已經二十年,這三個省級機關卻還是年年編列三億預算進行虛級化的業務,根本是浪費人民納稅錢,虛耗效能。 遺憾的是,昨天只微幅刪減兩百萬元,時代力量所提出的人事費全數凍結及其他費用刪除提案,都沒有被討論。對此,時代力量會在後續協商以及進入院會時,繼續堅持。走向正常國家,提升政府效能,國會應該要有勇氣推進。 (圖為1997年國民大會第二次會議凍省提案表決)

高階將領退休所得不應無限飆高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我首先針對台美國防工業會議質詢國防部,要求確認紅區設備技術的取得進度,不容模糊,才能達成國防自主的關鍵進展,推動國造潛艦在2025年成軍。 接著則我繼續追蹤軍人年改版本。日前有新聞報導,軍人年改的所得替代率,將從50%起跳,做滿40年可以到100%。依照此外傳版本,做到40年的高階將領其退休所得將是台灣平均薪資的2.7倍,遠高於OECD國家的高標(1.5~2倍)。 我強調,對於基層與弱勢,我們必須充分保障,但高階將領的退休所得則不能沒有限制飆高。這些退休軍人的年金是靠現役軍人繳交的退輔提撥,讓年輕軍人背負沈重的負擔,這是世代不正義。國防部內部研擬的版本應該嚴肅考量世代不公的問題。

國防採購案應考量國安因素

今天外交及國防委員會針對國軍獵雷艦案做專案報告。去年外交及國防委員會曾針對慶富公司爆發的各種問題,凍結海軍預算3.8億,要求國防部加強監督與檢討。然而一年來海軍僅「去函」關切慶富公司,未能具體止血改善,至今爭議未歇。 我在委員會上強調,海軍事前竟不清楚慶富公司在中國的投資協議,這在當初的評選過程中,大有疏漏,造成技術外流、洩密等高度國安風險。國防工業自主是目前政府主要推動的政策,包括國艦國造、國機國造、國車國造等計畫如果招標都未把投標廠商跟中國的來往納入評估,將造成嚴重國安危機。我要求國防部調查目前重點合作廠商其與中國來往的詳細資料。 國防部今天提出的四個後續方案中,竟仍將與慶富持續合作納入選項,這點實在令人無法信服。明年度國防部仍編列35億支付獵雷艦的撥款,我也公開表示,這筆預算我們將提案予以凍結。 (圖為義大利船廠建造中的獵雷艦)

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新南向政策推動成果及願景」邀請相關官員列席備詢。我向「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資深談判代表高泉金強調,新南向政策必須跳脫過去南向政策的想像,不能單純只看經貿面向。 我以日本為例,幾十年來無論國際經濟局勢如何改變,台日兩國人民仍密切合作、創造互利、維持友善情誼,這是建立在雙方包括經貿、社會、文化的高度互相認識所擁有的互信。因此負責規劃新南向政策策略與統籌的部門,應該要能夠有超越經貿層次的想像,才能推進台灣與東南亞鄰國的多面向交流,建構有延續性的深度合作。這點,高代表也表示贊同。 但對於現行政府部門的分工,我其實感到憂慮。新南向政策的整體策略雖由總統府新南向政策辦公室負責,但該辦公室主任從缺。行政院最高的統籌協調部門是行政院「經貿談判」辦公室,跨部門部會又排除了文化部,顯然超越經貿的想像有限。因此,我要求經貿談判辦公室,應準備更進一步的數據化詳細資料以及超越經貿的具體目標提供給委員會。 另外,我針對泰國與澳洲兩個新南向政策的重要國家跟外交部長李大維進一步討論。我提醒部長,泰國即將在2018年大選,現執政的軍政府與反對勢力紅衫軍水火不容,若明年政黨輪替,現在正在推展的台泰合作政策是否會生變,將如何延續,外交部要提早準備因應的措施。而澳洲在近年來也對中國影響力滲透其外交、經濟、國安、教育等層面有所警覺,並採取各種措施來反制。台灣面對相同的問題,應加深與澳洲的關係,推動更全面的交流合作。

外交部承諾將研擬設置藏人政府窗口

今天我質詢外交部長李大維,首先關心今年推動台灣入聯方式。我特別指出,今年外交部在國際的說帖不再落入過去的中華民國「爭取中國代表權」的內政論述陷阱,改以台灣為主體、反駁中國曲解「聯合國2758決議文」侵犯台灣的主權。外交部能以台灣做為國家的主體,跟中國的代表權問題區隔開來,這是進步。 我也強調,台灣國際地位要讓世界關注,除了正式的外交以外,也應拓展各種國際管道,強化多方國際關係,才能凝聚最大的國際友台力量,對此李大維部長也表認同。我接著指出,今年蒙藏委員會正式裁撤,蒙古與西藏不再被放在虛幻的「內政事務」架構下,目前外交部分配到的預算與業務是「蒙古國」部分,至於代表國際上二十萬藏人的「藏人行政中央政府Central Tibetan Administration」應由哪個部會作為窗口,部長回應,應該是由陸委會主管。 我指出,分佈於世界各地的二十萬流亡藏人,有很強的國際遊說能力、扎實的人際網絡,許多人更在世界各國的政經領域擔任要角。達賴喇嘛尊者能在世界各國旅行、拜會重要領袖;更重要的是,藏人社群對台灣相當友善,達賴喇嘛也一再鼓勵藏人加強跟台灣的交流。因此,台灣政府應該更積極與他們的民選政府「藏人行政中央」建立窗口,但絕不能放在陸委會,因為這樣是把已經不受中國統治的藏人歸納到中國事務,等於是跟中國站在一起欺負他們,絕非對待朋友之道。因此,我要求李大維部長,應主動爭取由外交部做為「藏人行政中央」的窗口,部長也允諾,會研擬處理。 除了對西藏與蒙古的外交應該正常化,我表示,外交的正常化不能迴避對中國事務,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能繼續放在內政架構的思維。中國一直都是外交事務的一環,外交國防委員會討論國安問題一定聚焦中國共諜、國防議題一定聚焦中國威脅、外交乃至於國際貿易一定聚焦在中國的各種打壓。中國屬於外交事務顯而易見,卻因舊時代的黨國意識形態把這些放在內政事務,另設陸委會,疊床架屋浪費資源、虛耗政府效能。連賴清德院長在上週總質詢時也提到,台灣與中國應該回歸國際關係、未來應該由外交部處理。我詢問李大維部長是否有同樣的理念,部長並未正面回答此問題。我提醒,李部長今年在國際的投書,核心理念是把台灣切割出中國代表權的漩渦之外,台灣跟中國是不同的國家,這才是符合現實的論述。期許外交部未來繼續以此為基礎,推動外交的正常化。 質詢影片網址:https://youtu.be/4RnzLvSKQho

林昶佐質詢行政院長賴清德院長 摘要

今(9/26)早,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代表黨團質詢行政院院長賴清德。開頭便表示自己跟中正艋舺在地的鄉親一樣,對賴院長接下這個任務有所期待,賴院長亦回應感謝鼓勵。 立委林昶佐代表時代力量黨團對賴院長進行總質詢,針對稅制改革、國家正常化、及萬大線延宕三個部分請院長提出答詢。內容分別整理如下: 一、稅改應宣示縮短貧富差距的方向 立委林昶佐首先提出下個會期將推動稅制改革,這是影響全民生活與經濟的重要政策,因此在今天的總質詢,立委林昶佐要求賴清德院長,這次的稅改應該要以縮短貧富差距為方向,不能讓貧富差距繼續擴大、貧富一代傳一代,年輕人看不到未來。更造成政府負債越來越嚴重,沒有足夠預算來提供完善的公共服務。 林昶佐說明這次提出的稅改方案,其肯定提高「標準扣除額」以及「薪資特別扣除額」等方面,的確降低了一般民眾的負擔。但另一方面卻在「股利所得」方面大大的優惠了有錢人。 自從1998推動兩稅合一之後,二十年來,土增稅減半兩年、永久調降、遺產稅大幅降低、營所稅調降、股價類期交稅減半、證所稅免稅、當沖證交稅減半...等措施,整個稅制嚴重向富人傾斜。這次稅改,在「股利所得」方面又對有錢人大幅降稅,對縮短貧富差距完全沒有幫助。我們想看看,一般人很難有大額的股利所得,大多是靠薪資賺吃,就算做到專業經理人、一年薪水兩百多萬好了,也要被課30%。結果靠錢滾錢、靠資本的股利所得一年賺好幾千萬甚至上億的有錢人,用新的稅改方案,他的股利所得稅率竟然只有26%?政府不該繼續對這種以錢滾錢的股利所得如此優待,而對一般薪資所得如此苛刻。對於這次稅改,很期待賴院長可以把拉近貧富差距的思維加進去稅制改革。 賴院長表示,制定稅率的時候要考慮到國際上每個國家的稅率比較,稅制要看到國際趨勢,如果資金外流將不利於投資。當然也會請財政部做更詳細的稅收評估報告。對此林昶佐回覆賴院長,如果要比較,就要和國外整體稅制作比較,例如很多國家都有課徵證所稅,就連有錢人最愛拿來比較的新加坡和香港都有課徵,但是台灣其實沒有。另外,對有錢人降稅能促進投資的說法也令人質疑,當年實行兩稅合一,也說是要增加投資,但十幾年下來財政部自己承認促進投資的效果不明顯,造成超過1兆元的損失。2009年調低遺贈稅也是說資金會回流,結果2009年後「金融帳」淨流出不斷提高,2016年的「金融帳」淨流出是史上第二高,也就是說,資金流出更嚴重。現在又提出股利所得的降稅優惠,卻看到仔細的評估報告。總是想把錢留在有錢人那邊,再期待他們會把錢用來投資台灣,這實在很虛幻不實際。 林昶佐表示,稅制公平不可能一朝一夕解決,但是至少不能再讓貧富差距的問題繼續擴大,貧富一代傳一代,年輕人沒有未來。因此,很高興看到賴院長願意檢討財政部原本推出的稅改方案,亦具體請院長應該針對股利所得較高者,再增加一個或兩個稅率級距;而對一般民眾的措施,應該要去符合實際需求,例如幼兒學前扣除額目前一年居然只有2萬5,平均一個月兩千,其實是完全不足以生養小孩的。 二、請院長繼續推進國家正常化的工程 接著,立委林昶佐期許賴清德院長能繼續推動國家正常化。這一代的年輕人在社會運動具有很強的行動力,譬如像這次台大操場事件,他們被稱為天然獨。整個台灣從前輩到年輕一代,都希望台灣能成為一個正常、健全的國家。因此,日前總統公開宣示要推動憲改,許多人都期待國家正常化也包括在這次憲改範圍。 林昶佐說明時代力量在去年進入國會以來,也推了許多國家正常化相關的提案,包含修憲廢除一國兩區、廢台灣省福建省、廢除蒙藏委員會、僑委會,陸委會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等等,這些都與賴清德院長過去擔任立委時的提案理念相同,但目前這些案子仍在國會動彈不得。賴清德院長長期堅定支持國家正常化,並化為具體的行動,成為他當立委問政或台南市長施政的內容,因此相當期待他今天在行政院長的職位。 然而,林昶佐更進一步詢問賴院長,在他任內能做哪些「國家正常化」的具體工作。對此問題賴院長對表示,林昶佐委員質詢的內容也是自己之前當立委的時候質詢的內容,對此感到很高興。接著說明在國際關係的脈絡下很多事情沒辦法一次就達成,雖然希望用外交部的身份來交流,但是在國際上現階段行不通,所以陸委會實質上仍有存在的必要。 林昶佐接著回應其瞭解組織改革的工作都有階段性,但是行政院長的職權有一些可以直接做的事情,例如將陸委會、僑委會、台灣省福建省政府與省諮議會...等將近三十億的預算,花在這些大中國意識形態下的怪部門,進行整併,提升政府效能,可以替人民省很多錢;而明年即將裁併的蒙藏委員會,卻將其人事與業務轉到陸委會,增設蒙藏的部門「蒙藏科」,究竟有何道理?中國有五大自治區,包括藏、蒙、回、維、壯族等,陸委會過去並沒有針對這些自治區設立特別部門,業務也沒有發生問題,為什麼要為了安置這些人,特別為蒙藏增加部門?同樣的,文化部也為安置部分蒙藏會的人,增設了蒙藏交流的工作,究竟有何必要?為什麼這些人不能在文化部去執行現階段的重要的文化政策,例如新南向政策的文化交流?這其實是大中國黨國意識形態的遺毒,讓蒙藏會永遠廢不了。 因此,林昶佐要求院長承諾,徹底廢除蒙藏會,別再把相關業務藏到其他部會。同時也勉勵院長,他在過去在立委和市長任內對國家正常化的堅持,大家都銘記在心,現在作為最高行政首長,台灣人民有很深的期待,希望賴院長能夠再深思這些問題,國家正常化的工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一定全力相挺賴院長,絕對不容打折,並且對賴院長未來的表現拭目以待! 三、請院長了解萬大線延宕狀況,來我們艋舺走走 最後,林昶佐提醒賴院長檢討一例一休的問題。林昶佐表示過去一年來,許多企業趁風向漲價,還有企業家誤以為一例一休全國週六日都不能上班,顯現出社會各界對一例一休並不全然理解,甚至趁亂把所有問題都怪給一例一休。 林昶佐舉「萬大線延宕」為例,已經一延再延的萬大線,前陣子又說進度要再更延遲,原因竟也歸咎給一例一休,不禁令人質疑很多要延遲的公共工程很有可能也是看風向,把延遲的理由怪罪給一例一休。究竟哪些是真正跟一例一休相關,哪些只是跟風諉過,院長要全盤了解實際的狀況,跟某些人他們背後的用意跟真正的問題。否則修法後,問題沒解決,公共工程的工期也沒縮短、還繼續延宕,政府又自己打臉不要緊,修法變來變去被折騰的還是一般民眾。 最後,我也請交通部跟勞動部一定要去調查萬大線的事情,包括延宕的主因、工人的排班方式以及中央可以支援的地方。雖然捷運屬於市政,邀請院長來我們艋舺走走,了解在地人的心聲! >> [質詢影片] 稅改片段:https://youtu.be/Ysa_yQyy7mQ >> [質詢影片] 國家正常化片段:https://youtu.be/vlbvhHX1jic >> [質詢影片] 萬大線/一例一休片段:https://youtu.be/Yu8RrvAeq38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

聽台灣的聲音,推進憲改,正常國家

今天原訂舉辦在台大操場的戶外中國音樂節目,因為台大學生與市民們自發性的抗議,活動臨時取消。這雖然是學生權益事件,大家也想知道,台大校方與台北市政府,怎麼能夠容許這樣帶有統戰意味、會稱來自「中國台北」的活動,進入校園、進入台北市。這是天然獨世代的青年,再一次自動自發阻擋了來自中國對台灣的上下其手。 蔡總統正巧在今日拋出了憲改啟動的議題。時代力量進入國會後,最關注的就是國家正常化與憲改工程,任期一年多過去了,很高興蔡總統終於表示:「我們這一代人的任務,就是為台灣打造一個更可以完善運作的民主憲政體系」。我相信,憲政改革,應該不只是選舉口號。我們應該讓年輕人擁有更健全更完整的國家,不能辜負他們一次又一次的對抗跟努力。 此外,今天的抗爭活動,竟傳出有特定組織持棍棒攻擊理性表達訴求的學生。這種惡劣的行為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部分行兇的團體,更常出現在我們萬華的鬧區,成為嚴重的治安問題,讓市民很頭痛,台北市警局有義務積極解決問題,追究法律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