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協調會

稅務

侯友宜

文大宿舍

空汙法

記者會

教育

座談會

婚姻平權

稅務

柯市府必須把當年的「不知什麼原因」查明嚴辦

應檢討所得稅中的扣除額,保障上班族權益

去年大法官745號解釋,宣告現行所得稅法中,薪資所得無法按實際金額減除費用,這是違憲的。因為薪資所得被規定只能最高減除20萬的費用,若超出20萬即無法減除;但其他諸如執行業務所得皆可按實際費用減除,顯然是對於薪資所得者有差別待遇。簡單講,前述的所得稅法規定對領薪水的上班族相當不公平,而且違憲。 最近財政部終於公布研究報告,近日將正式提出修法。這點我相當認同,也希望財政部不要再拖延。同時,在修法過程中,也應該一起把影響上班族權益很大的「標準扣除或列舉扣除」以及「特別扣除」一起檢討。 目前綜合所得稅的計算方式為: 課稅所得=年度總所得-免稅額-(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特別扣除額(例如薪資特別扣除額、身心障礙特別扣除額) 課稅所得X稅率=應納稅額 「免稅額」,其意義是給予人民最低生存的保障。 「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是超出最低生存保障之外的生活必要支出,例如保險費、房屋租金等。(類似某些歐美國家稅法所定義的「特別支出」。) 「特別扣除額」,則是不同納稅義務人,彼此間的財產、婚姻等的租稅負擔能力皆相同,但基於某些特殊因素,造成某些納稅義務人的實際所得較少,所應扣除的額度,例如身心障礙扣除額。(類似某些歐美國家所稱的「非常性之負擔」) 從上述列出三者的差別後,就會發現台灣的扣除額有許多不合理的安排。例如,捐贈、政治獻金、災害損失,竟被放在生活必要支出的「列舉扣除額」。而薪資特別扣除額及財產交易損失特別扣除額,應屬於成本費用或虧損,計算所得本應予以減除。教育學費特別扣除額與學前幼兒特別扣除額,屬於生活必要支出。還有前述的災害損失,屬於特殊原因,造成納稅義務人實際所得下降,應該放在「特別扣除額」。此外,列舉扣除額中的捐贈、政治獻金,以及特別扣額中的儲蓄投資特別扣除額,應當是屬於租稅優惠,和免稅額與扣除額在談的量能課稅原則無關。 將扣除額定義清楚、分門別類,才能扣好好地梳理應該要給予上班族的保障,而避免在模糊不清的規範中,總是被忽略了權益。

軍公教年改告一段落,但更多該做的才剛開始

我們現在的年金體系,從負擔者來區分可分為:公共年金、職業年金和商業保險。若從目的來區分,可以分為「舒緩貧窮」與「所得維持」。台灣在「舒緩貧窮」的公共年金上相當缺乏。國民年金應該屬於「舒緩貧窮」,但台灣的設計卻像是「加重失業者的負擔以保有職業年金」的詭異制度。 至於勞保與退撫算是「所得維持」。在職期間薪水高、退休給付也會比較高,在職期間薪水低,退休給付就較低。這讓貧窮的人步入老年時,他變得更加貧窮。 短期而言,我認為努力的方向可以是在勞保先訂定最低保障給付,由政府以預算補足不足的部分。但治本還是要透過稅制與經濟結構的改革,支撐出基礎年金的空間。 (感謝賴建寰組長的深夜夢囈) (圖轉自新聞畫面)

軍改三讀通過,軍公教年改告一段落

現在是深夜11點半,經過上禮拜連續4天的協商,以及今天一整天的冗長表決,軍人年金改革終於三讀通過,軍公教年金改革暫時告一段落。 時代力量在推動年金改革的過程中,秉持兩大原則:保障退休晚年的基本尊嚴生活、合理化年金給付以舒緩財務危機。所以在這次改革中,終結了二十多年來改革總是受阻的優惠存款,降低高階者過高的年金給付;同時也設置樓地板的保障門檻,以保障退休者的生活。 這次軍人年改中,鑑於軍人負擔國家安全的職業特殊性,以及軍人強迫退伍的因素,朝野政黨都同意,將軍人的起支俸率從40%大幅提高至55%。對於純新制的現役軍官,未來的退休的保障將提高許多。 不過,時代力量認為應將將官的最高俸率從90%降至80%,畢竟80%已經高於許多先進國家的標準,已充分展現社會對退休將軍們的尊敬。我們也主張優惠存款18%應從10年加速至3年半退場。很遺憾這些主張執政黨沒有採納。 另外,台灣給退休將領極好的退休待遇,也應該要課以同等嚴謹的責任。因此,時代力量也主張,如果退休將領未經允許就參與中國黨政軍舉辦、由領導人主持的慶典,就必須剝奪退休俸。近年來有些領取台灣人民高額退休俸的退休將領,跑去中國聽習近平訓話、唱中國國歌,這些是台灣人民不能接受的。可惜,執政黨主張未來將在其他法案中統一處理,所以此案未能通過,之後我們將繼續監督執政黨是否實現這個承諾。 此外,我們提出的,教官若涉及性侵案件判刑確定,應自始剝奪退休俸,也被接受通過。這個修法是配合去年教師年金時的狼師條款,確保校園安全無漏洞。最後,經由洪慈庸委員二年多來努力,終於將軍官的退場機制納入修法,經評估以及相關的賠償程序後即可辦理退伍,不必再搞到生病、故意觸犯規定甚至出人命。

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加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表決沒過。

時代力量所提出的軍人年改第24之1條,也就是退將未經許可去敵國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持的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俸。今天二讀時沒有通過,我感到相當遺憾。 我在發言時,再次說明時代力量的立場。國民黨的委員批評這條太具針對性。我認為,這條當然有針對性,但不是針對所有軍人、也並非所有的退休將領。這是針對未經政府核准而擅自前往敵對國家、參加其國家領導人主辦的黨政軍慶典的退休將領。畢竟退將享受台灣人民給予的優渥退休待遇,本應承擔對等的國家尊嚴責任。 而執政黨的委員則認為這條不該放在軍人年改的時候來討論,應該放到諸如國安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來處理。然而,我也說明,其實針對不同職業性質訂定退休待遇發放政策,早有前例。例如去年在教師年改的修法過程中,為了保障校園安全,因性侵案被判罪的教師應被剝奪並討回其退休俸,這當時就納入了教師年改的內容。 台灣人民給予優渥退休待遇的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與黨政慶典,這一直受到社會大眾的嚴重反彈,最後竟然無法通過此案,實在相當遺憾。執政黨表示在其他法律中來訂定,我期盼接著能盡快看到相關法案推動的進度。 (由於有立委取消發言,議場提早進入表決,我因另會議未能於一分鐘內跑進議場按表決器。當場立刻請主席宣布我的立場與時代力量黨團意見一致。特此說明以免誤會。)

表決輸了…

退將未經許可赴中參加黨政軍慶典,應取消並討回退休金。這條突然國民黨有人沒發言,雄雄進入表決,我從八樓跑樓梯衝到議場還沒表決到。趕快請主席宣布我的立場與時代力量黨團意見一致,現在還在喘。 不過最後還是輸了....

家庭,是夫妻共同經營的累積

今天早上軍人年改協商的討論重點,是夫妻離婚的年金分配請求權。這並不是新的概念。民法親屬篇的「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早已通過十多年,但年金究竟是否屬於財產,司法實務上卻一直有判決不一的困擾。因此,在年改方案中訂定相關配套的原則與方法,有其必要性,在美國、日本、德國等其他國家也多有相關規範。 有些人主張應該在民法中訂定,但這其實是被誤導了。一來,民法早已有「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二來,年金如何分配的細部規定,怎麼可能都放到民法?如果可以這樣改放到民法,那是否也要把年金裡面規定的遺屬年金相關條文全部刪除,全部放去民法繼承篇訂定? 這個社會上,有很多家庭主婦或家庭主夫,為了先生或太太,放棄了自己的事業,留在家中用大半輩子的人生來照料家庭。其實,不管主內主外,整個家庭其實是由雙方共同經營的積累。倘若不幸要離婚,法律若能提供一個原則性的離婚配偶請求權,更能衡平夫妻雙方對於這個家庭的付出,期盼這次的修法能夠保障這個權利。

軍人年改、退將赴中

退休將軍未經同意跑去敵國參加他們的國家或政黨慶典,就別再發超優渥的退休金給他們了吧。中國無所不用其極打壓台灣,而台灣國會居然連這題也要辯論.... (圖源取自網路,版權歸貓貓所有)

跟北市府協調在萬華區增設自行車停車位

今天與顏聖冠議員辦公室、建國里許瀞尹里長,會同國防部與北市府相關單位協調,讓中華路貴陽街口的國防部福利站周圍增設自行車停車位,提供我們在地民眾充足且安全的自行車停車位。

協會改選亂象問題叢生!!

不知道是哪裡來的耐性反駁。 體育署林德福署長針對我今天的質詢,事後發新聞稿回應,我看到這些顛三倒四的鬼扯,真不知道要從哪裡找出耐性再來反駁。 (原質詢影片:https://goo.gl/BDK46b| 體育署回應:https://goo.gl/Pr3LyW) 關於排球協會的改選弊端,例如29人逾期代繳近三千人會費,林德福署長表示會費繳納截止日是週六,假日銀行沒上班,週一上午清查帳戶金額,會費就已全部進到專戶,並沒有逾期繳費。 這根本完全不是事實!排球協會會費繳納截止日是2/5號,是週一不是週六。會費更不是在週一上午就全數入帳,而是在2月6、7日逾期了才有高額款項入帳。 而關於林署長介入健美協會重選一事,他則表示是因為健美協會並未事先公告前七高票當選之理事為常務理事,且此種選舉方式並不符合章程規定,因此他決定要求健美協會必須重選常務理事、重新推舉理事長。 事實是,健美協會改選當天,現場工作人員清楚告知會員選舉方式,就是前七高票為常務理事。這事先宣告的流程都有體育署代表在現場錄影紀錄,並在體育署代表監督下無異議完成改選。 請問署長到底有沒有看過側錄影片?如果有看過,他應該很清楚知道現場的會員是從一開始就了解要用這套選舉模式來投票,也集中選票在前七位,因此前七高票的理事以懸殊的票數超過其他當選的理事。 倘若林德福署長事後覺得這套選舉模式有問題,為什麼不是要求整個選舉重來,卻是要求從推選常務理事的中間部分重選?而從中間部分重選竟然就剛好幫助了原本協會內定的人能夠翻盤當選常務理事以及理事長! 林署長更無法自圓其說的是,對於健美協會改選的問題,他不用送交「監督委員會」,就可以逕自介入健美協會要求重選,而且還能巧妙的要求從中間階段重選。而對於排球協會改選的問題,林署長竟就眼睜睜看著各種弊端說行政不能介入? 我再說一次,署長選擇要不要介入,或如何介入,根本沒有客觀標準,看起來唯一的標準就是怎樣可以幫特定勢力護航,就怎樣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