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質詢駐日代表謝長廷先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 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基因改變了你們。」 過去幾個月以來,我提出整併僑委會的意見,並要求僑委會應針對服務對象、專業分工、效能不彰、人事配置等問題,進行通盤檢討,推動改革、提升效能。然而,除了制度面外,我們卻也發現,僑委會過去許多工作內容仍未脫離黨國時代的威權遺緒。 今年5月21日在僑委會新聞稿中,官員的發言曾節錄前總統蔣中正說『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自我勉勵,讓我差點要檢查僑委會的新聞稿中,「前總統」「蔣中正」中間有沒有空一格了。蔣介石獨裁統治有成千上萬台灣人被殺被關,當時的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嗎?僑委會這個政府部門的黨國淵源深遠,威權時期曾揭櫫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為宗旨。直到近年都還能在僑委會的節目或政令宣導中看到黨國不分的內容,例如2011年的僑委會節目這樣說:「透過影片、我們懷著一顆感恩的心、回憶我們心中的先總統蔣中正...」 對台灣人民來說,過去獨裁的歷史,充滿傷痛與慘烈的記憶。許多海外台僑受白色恐怖黨國迫害、流亡他鄉成為黑名單,被迫與家人隔離數十年,打開電視或接收到僑委會的文宣,卻仍習於以「黨務為核心,開展僑運」的意識形態,美化獨裁者與威權時期,這情何以堪?也難怪僑委會讓許多海外台灣僑胞很難產生認同。 僑委會應該要擁有台灣人民的視野、懷抱自由與人權的價值,更公允的來製播相關的媒體、推展政策。我對新的僑委會、委員長、副委員長,有很高的期待,希望是你們改變了僑委會,讓僑委會新生,而不是讓舊有的僑委會黨國歷史基因改變了你們。 arget="_blank">https://youtu.be/C2MCA0VCEno

改革體育協會、捍衛選手權益

【改革體育協會、捍衛選手權益】 今早在黨團與徐永明委員一起舉辦體育團體法的記者會。在今年里約奧運前後,謝淑薇退賽事件、戴資穎罰款事件、射擊國手林怡君退出國家隊,體協的問題更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時代力量也不斷地收到相關的陳情。台灣的國民體育法年久失修,人民團體法又對單項協會無法完善地規範,使得體育署管不到、人民也無從監督。因此,時代力量將體育團體單獨立法規範,使協會運作透明、公正,並且有效落實國家體育政策、保障選手權益,希望此法能盡速付委討論,打造台灣更好的體育環境。 時力體育團體法特色: .體育團體幹部專業化、會員資格擴大 .體育團體需登記為公益社團法人,需設公益理、監事 .體育團體需遵守親等迴避、職權利害關係人迴避原則 .現任民選首長、政務官及民意代表不得擔任體育團體理監事 .國家代表隊選訓公平、公正、公開、專業 .國家代表隊選手、教練及職員於培訓及參賽期間之保險保障 .中央主管機關設立獨立體育仲裁機制 .體育團體財務公開透明,並加入評鑑考核制度 .體育署針對缺失體育團體,需停止獎勵、補助至其改善為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中正獨裁佗位去 完】 慈湖陵寢 這是中正獨裁佗位去系列的完結篇了,大家還記得當初是什麼原因,才開始有系列文的嗎?在台灣轉型正義的浪潮下,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又再次浮上檯面,即便支持轉型正義的,也對該如何轉型,重塑中正紀念堂的意義,有著不同的意見。藉由其他國家的經驗,我們能夠去思考台灣在轉型過程中,如何去賦予這些不義象徵新的歷史意義。 系列文由中正開始,也將由中正結束。在我們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時,大家反而會遺忘另一個更具威權性的存在,就是目前仍由後備指揮部管理的慈湖陵寢。作為蔣的安息之地,慈湖在政治上的敏感度相當高,歷任國民黨主席都會去慈湖謁陵,這位「民族救星」在國民黨內部及少部分民眾中仍是精神領袖,因此,很少人願意主動去處理慈湖陵寢問題,它是轉型正義之路上最大的結。 慈湖陵寢在桃園市大溪區與復興區交界。1955年,由板橋林家無償捐予政府作為軍事用地,實際上則興建成蔣中正的行館,於1959年落成。蔣於1975年4月5日逝世後,靈柩就一直停放在慈湖賓館正廳,供人「瞻仰」,同樣地,他的繼任者蔣經國,遺體也安厝在附近的大溪陵寢,父子倆直到現在都未曾下葬。即便今天已經現代化,台灣多數人仍有「死者為大」的觀念,對兩蔣移靈不敢表達關心,認為這是蔣家自己的「家務事」,但事實上國家是否有義務維持獨裁者陵寢,一向是公共事務的討論範圍。 台灣首度政黨輪替後,民進黨曾將駐慈湖的三軍儀隊裁撤,馬英九上任後又隨即回復。不過,台灣去蔣化的運動依然持續延燒,幾乎每年都抗議蔣中正銅像的行動,反對者不滿公共場合、校園仍有紀念獨裁者的雕像,紛紛要求拆除、撤離。時任桃園縣長的朱立倫,在慈湖附近開闢了「慈湖紀念雕塑公園」,用來安置那些落難的蔣公銅像,其中最著名的是原本在高雄文化中心,被市長陳菊下令拆解的蔣公銅像,經過搶救死而復生。多數人怒罵這是讓轉型正義倒退的舉動,也有支持者認為,這不過是保存「歷史文物」,無關乎正義。慈湖、大溪也因為蔣的關係吸引很多中國觀光客,這又掀起一波適不適合把蔣文創、商品化的論戰。 轉型正義在其他國家依然是進行式,其幾年烏克蘭強力地去共化,到最近奧地利的地方政府決定拆除希特勒故居,都是為了彰顯轉型後的新價值。台灣許多公家機構、軍事設施、學校、地名、路名等,依然延用中正當名稱。政府身為國家公權力之體現,卻還維護著供奉獨裁者之廟堂、紀念獨裁者之體系,而最近因為七天假,許多人赫然發現蔣公誕辰紀念日(10月31日)是國定假日之一,足見台灣轉型正義之落後,民主根基之不穩固。 中正獨裁佗位去完結了,但台灣的轉型正義才剛開始。希望這一系列文章能對正在閱讀的你有幫助,持續關心這議題。

讓台灣成為婚姻平權的國度,讓相愛的人們都享有幸福

「讓台灣成為婚姻平權的國度,讓相愛的人們都享有幸福。」 剛才和高潞以用 Kawlo Iyun、洪慈庸、徐永明以及時代力量的夥伴們一起參加同志大遊行,人生而平等,我們應該打造一個多元、友善,人人都有尊嚴的生活。 這幾年,成千上萬的民眾走上街頭支持同志朋友,希望他們和所有人都享有法律上相同的權利與保障。現在,新的國會誕生,我們應該要勇敢推動婚姻平權的改革。現在時代力量已經推出第一波包括民法、家事法的修法,期盼在跨黨派的合作下,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國度,讓相愛的人們都能享有幸福。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政府應與民間合作,推動實質的音樂文化政策】 立法委員林昶佐、立法委員高潞以用,今日召開「音樂產業的現在與未來」公聽會,邀請音樂產業從業人員、學者專家與文化部和經濟部,探討台灣流行音樂產業的現況,期望台灣音樂與世界各國的競爭中,如何創造產值,與培植獨自在地特色。 文化部次長丁曉菁、影視及流行音樂發展司副司長王志錚、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徐宜君和經濟部工業局林青嶔科長,及許多知名音樂人包含原住民歌手巴奈、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得主黃子軒、台灣嘻哈饒舌歌手大支、1976樂團主唱陳瑞凱、音協理事長朱劍輝、風和日麗唱片行卓煜琦、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舒米恩經紀人阿寶、添翼創越工作室公關經理洪詩婷、相知國際品牌與行銷部行銷總監 江季剛,與流行音樂研究學者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等,皆出席參與。 行政院林全院長已在幾個月前提出推動「部部都是文化部」的決心。林昶佐委員表示,身為音樂人和立法委員的雙重身分,不只希望各部會能和文化部一起努力,也會在日後持續監督。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近幾年音樂產業因為網路的發展更顯得多變,2011年數位音樂產值佔總產值約15.64%,文化部的策略,相關獎助、補助或平台建置等等對於跨國公司,或台灣獨立音樂,都應該有不同的思考。 「年輕人與在地文化音樂缺乏資源」 IMC Live Taipei 營運總監曾長青指出,台灣音樂產業上游極度缺乏人才,華語流行音樂漸漸以中國為主,需要警惕。音協理事長朱劍輝則認為,台灣音樂人需要透過LIVEHOUSE舞台培育樂團和獨立創作者,LIVEHOUSE的合法化是迫切的問題。巴奈、黃子軒則以自身經驗,描述原民音樂與客語音樂目前遇到的困境,指出政府看待台灣在地文化,都應該提升高度,讓「台灣獨特文化能具備更多往外拓展的實力」,而不是只丟給原民會、客委會。 「亞洲獨立音樂新契機」 面臨主流音樂的競爭,台灣獨立音樂的特殊性反而是新契機。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表示,由於韓國獨尊K-POP,當地獨立音樂創作人反而較為羨慕台灣獨立音樂的蓬勃發展,台灣應該抓緊這個優勢向外發展。舒米恩經紀人阿寶亦認為,政府應該可以在獨立音樂上提供幫助。陳瑞凱則建議,金音獎應該發展成亞洲獨立音樂大獎;除此之外,他也特別指出應該檢討娛樂稅的問題。 「音樂產業的趨勢與政府角色」 音樂的趨勢在哪裡,前影視局流行音樂專案辦公室計畫主持人袁永興認為,音樂與科技的跨界創作十分具有潛力,「透過流行音樂去打頭陣,成果會超過音樂本身。」李明璁則指出,北歐是值得參考的對象,其在世界流行音樂產業鏈底下扮演如編曲等等的高級代工角色,使得經濟產值僅次於美國;而政府的角色則不宜直接投資,應間接投資,從國內研究、媒體、教育投注資源,並培力具有生命力的台灣特色音樂。曾長青則提醒,音樂產業是跨部會的事情,經濟部、觀光局都應該關注。智慧財產權方面,期望政府能主動建立更透明的機制支付給創作者本人,而非由少數特定民間團體把持。 文化部表示,音樂影視在科技發展及資本的落差、智財權、年輕世代的舞台在哪裡、以及相較中國投注資源在音樂產業和明星上的能量,確實是危機。政府未來將採用如韓國文化振興院的概念,有幾個推動重點,包含獎補助跟投融資雙軌發展、加強中小學與大專院校的音樂美學教育、設置條例草案、修正公視法等等,法規相關的整備都需要與立法院合作。此外,會加強各部會的整合,LIVEHOUSE方面,持支持立場,明年也會做整體性的盤點。 林昶佐特別提醒,政府的立場應該在創造機會的環境,而不是靠政府直接提供表演機會。而在推動政策的過程中,若民間的參與不夠,反而會事倍功半。未來時代力量也會持續監督追蹤,期望文化部能成功串連各部會,讓台灣音樂文化產業能夠有更蓬勃和多元的發展。 註:圖中為林昶佐國會助理、「負極高壓電」樂團鼓手 郭柏瑜 郭柏瑜 為人民出任務

民進黨,你們還記得自己對國會改革的承諾嗎?

這已不是支持一例一休還是二例的問題,也不是砍不砍七天假的問題;而是,我們是否保有一個可以遵守程序、實質討論議案的國會? 在國會裡面,不同政黨、不同委員有不同主張,把各種主張清楚的在委員會裡面充分討論、審議,這是最基本的權利也是責任。然而衛環委員會在10/5、10/26以及今天,對於勞基法的修正沒有任何實質審議、涉及議事錄登載不實、主席違反規定逕自宣布不予審查議案、毫無程序正義,這已經完全掏空了立法院、委員會的職能。 過去國民黨長期在立法院佔多數,常用多數暴力凌駕正常程序,讓國會失能,被人民深惡痛絕;因此,一個公開透明、強化委員會審議功能的國會改革,成為這幾年人民的重要要求,也是今年初大選的重要議題,包括蘇嘉全院長在內的民進黨委員幾乎全部都連署支持。然而,經過這次的事件,民進黨,你們還記得自己對國會改革的承諾嗎? > 閱讀聲明全文:https://goo.gl/1t1EIv (照片轉載自中央社新聞:https://goo.gl/FKaVeC)

婚姻平權,一鼓作氣 !

「婚姻平權,一鼓作氣 !」 台灣同志運動至今30多年,從2003年同志遊行只有少少的兩三千人,到現在接近10萬人的盛況,台灣被國外評論為亞洲同志運動的進步指標。我聽一些人總是說,相愛不需要那一張紙。但是,結婚或不結婚,這對異性戀來說是「選擇自由」,對同性來說,卻是無法選擇的困境,不管在財產、醫療、保險、繼承等等,在現在的法律上,他們永遠只能做兩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憲法保障每個人的婚姻權,並且不分性別性傾向,台灣不是政教合一的社會,沒有宗教干預政治的問題,不管同志想不想要選擇結婚,這本來就應該是國家早就要還給同志朋友的權利。這幾年有企業當領頭羊直接給同性伴侶婚假產假等福利,各地方政府也有透過註記的方式希望盡力補足缺憾,但終究,中央修法才是根本之道。 同志運動已經努力了這麼久,過去以來,經過蕭美琴、尤美女、鄭麗君委員的奔走,立法院卻仍然遇到不少阻礙。不過,今年立法委員已經全盤翻新和輪替,我相信會有更進步的結果。 這次時代力量主要先修正民法與家事事件法,將男女改為雙方,夫妻改為配偶,父母改為雙親,把婚姻中不管是財產、子女、收養、繼承權等等全部還給同志。且不只支持同志運動的本黨和民進黨,就連國民黨也提出相關婚姻平權修法,這是歷史性的一刻,實在令人振奮,這次國會一定會成功過關,我有信心,台灣一定會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國家。

軍購不能先簽再審,立法院不是橡皮圖章!

「軍購不能先簽再審,立法院不是橡皮圖章!」 日前媒體披露國防部最新對美Block-B1方陣快砲採購案,在立法院預算審議完成前就已經與美方完成發價書(LOA)簽署。今天我質詢國防部長馮世寬此事是否為真,部長坦承發價書確實已經簽署完成,採購處主任則補充在軍購的實務上有些彈性做法。 國防部為了配合美方作業期程、節省國防支出,這個立場我能理解,然而,《國軍軍事投資計畫建案作業規定》中明確規範對美軍購投資建案「預算未獲立法院審議通過前,不可簽署發價書」,軍購預算億來億去、對台灣安全如此重要,怎麼可以跳過立院審議,直接簽署?逕自違反程序、自創彈性,立法院豈不淪為橡皮圖章,只能追認預算? 何況國防部去年送交立法院的「軍事投資建案檢討報告」就已經對此陋習提出檢討,表示要「強化作業紀律,嚴肅作業紀律」,現在居然又便宜行事? 完善國防戰力、保衛台灣安全,是行政立法共同的責任。然而作業程序一定要嚴謹,才能確保人民的納稅錢都被謹慎且有效的運用。我已要求國防部對此提出檢討報告,我會視報告內容再決定是否針對採購案的預算提出進一步處置。部長也承諾會嚴加檢討,未來一定不會再發生類似情事。 > 林昶佐質詢影片:https://youtu.be/0aM45UHvWHg > 相關媒體報導:https://goo.gl/kBa3hT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中正獨裁佗位去 19】 希特勒故居 1889年4月20日,位於奧地利與德國的邊境小城因河畔布勞瑙(Braunaum am Inn)一座淺黃色3層公寓裡,一名小男孩降生了,他的名字叫做阿道夫.希特勒,日後他為人類的歷史寫上最黑暗的一頁。 其實希特勒在出生幾周後就舉家搬離出生處,這個地方在他的人生中並未佔據多少篇幅,然而,正如同所有與希特勒生命有關的文物與建築都要面臨的困擾,多年來奧地利一直都試圖處理這個燙手山芋,為了避免此處成為納粹崇拜者的溫床,打從1972年開始政府就租下這棟樓房作為公共用途,目前每月仍支付4700元歐元的租金(約新台幣十六萬)。 現在,奧地利政府打算進一步做出最終處置,為了避免此處成為新納粹的聖地,政府日前宣布擬拆除這棟位於Salzburger Vorstadt街上充滿歷史的三層公寓,卻激起不同人馬間的論戰。 對於拆除,奧地利內政部長索博卡說:「有必要作出決定,因為奧地利希望防止這個房子變成新納粹的朝聖地,在過去一再發生過這種事情,即有人聚集在那裏喊口號。」 不過奧地利的副總理萊因霍爾特.米特雷納則說,應該把它變成「有教育價值」的場所,諸如博物館,這是更好利用這個場址的辦法。政治學家邁斯林格也大力提倡將此改建成「責任之家」,希望建立一個青年中心,讓年輕學子利用具有歷史意義的空間進行相關討論。 雖然不同的意見充斥著討論,但目前拆除計畫並沒有改變,建築物外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百萬死者告誡我們,為了和平、自由與民主,永不再有法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