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裁併僑委會,打造專業分工的政府

今天外交國防與財政委員會聯席會議,進行2014年度決算審核,詳閱僑委會之預算與業務後,我主張裁併僑委會。實際上,僑委會整體施政績效不佳,從2014~2016年度以來,年年被立法院預算中心批評有諸多虛耗公帑的問題。 根據官方統計,僑委會每年支出14億來運作僑務政策,查看其支出科目,業務可歸納為教育(50.88%)、行政(27.20%)、外交(17.58%)、經濟(4.35%)。 教育業務包括僑委會要購置國外房產建立文教中心、自己研發編印華語文教材、自己錄製朗讀CD、栽培僑校師資...等等;但檢視其績效,遠距教學的結業比例竟然只有兩成。同時,外國的所謂「僑生」,也常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適用《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還是《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 外交業務,設置了海外電視媒體,僑胞收看率只有三成,且平均一個人只看1分鐘;僑委會還開飯店「華僑會館」,僑胞平均住房率竟然只有6.37%。經濟業務的海外信保基金,至今仍負債4億3560萬元,成效低落,例如其所推出的「越南513專案」,受害的414家台商只有22家申請,使用率只有5.31%。 行政業務,每年僑委會花一千多萬元開大型會議,但會議後提給行政院各部會的建議,立法院預算中心甚至評論表示「實際具體採行之建議案無幾」。更不要說僑委會還曾為了規避控管,而預備挪用其他科目經費支應爆表的國外旅費,還有出國考察報告八成不公開、補助國內外社團資訊不透明等多項長年遭受質疑的狀況。 通盤看下來,僑委會業務包山包海,與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觀光局等許多部會重疊,卻又不如這些部會專業,績效總是不彰,僑胞使用率低落。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該要把相關業務回歸相關政府部門,並且將專屬於僑務工作方面整併到外交部,清楚定義僑胞資格,才能讓有限預算真正為僑胞所用。 其實,國家藉由好的教育政策、投資政策,打造好的生活環境,自然會吸引很多人會願意來念書、投資、移居,無需主張別國人是我們的僑胞,例如魁北克不需主張法國人是僑胞、奧地利也不需主張德國人是僑胞、英國也不會主張美國人是僑胞,再去設立僑委會來跟他們交流。 過去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曾規劃裁併僑委會,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更曾由行政院長劉兆玄實際制定裁併僑委會在內的政府再造草案,可見裁併僑委會是跨黨派共識。因此我主張,錢要花在刀口上,專業回歸專業,讓僑委會的業務,分別回到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觀光局等,僑務工作則併入外交部。節省僑委會原先的經費,讓更專業的行政部會來直接管轄、研擬和執行,將更有效率且更紮實的提供海外協助。 僑委會只是組織再造的冰山一角,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退輔會、蒙藏委員會等。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所有效率不彰、過度重工的組織,都應該回歸專業、讓業務整併到其他專責部門,本黨將推出草案,分別修正《外交部組織法》、《行政院組織法》、《國防部組織法》,並廢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組織法》、《僑務委員會組織法》、《蒙藏委員會組織法》、《蒙藏邊區人員任用條例》,以期讓行政組織更有效率、更順利運作。 ☞ 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YChll1VPnKQ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

台灣不可迴避的工程:轉型正義

今天司法法制委員會進行《促進轉型正義條例》的審查。來備詢的行政院簡太郎秘書長以及各部會代表強調「轉型正義」不需另立機關、不需另外立法。我問簡秘書長,歷史上,台灣人民受壓迫的部份有哪些,他回答228、白色恐怖,而這些都已經處理。我問及,那戰後中華民國接收台灣侵佔民產的部分呢?原住民族權利呢?政府監控人民的「人二室」黑機關呢?慰安婦、戰後特約茶室的集體性剝削呢?這些是哪個機關或哪個法可以處理真相公布、求償以及權利的回復呢?簡秘書長表示這些在現行機關與法律都沒辦法處理。因此我強調,轉型正義的工程龐大,應該訂定框架法、設定獨立機關專責來統合,全盤檢討歷史上台灣人民或族群集體受迫害的真相,規劃轉型正義的方向,才能避免掛一漏萬。 民進黨在國會輪替後,便積極研擬促進轉型正義草案、排入議案,顯見決心。我們也會提出時代力量的版本,涵蓋原住民族權利的回復、並拉長歷史縱深,可回溯處理到日治時期...等,期待能一起建構台灣完整的轉型正義工程。 最後,我則呼籲國民黨,今天來發言的國民黨委員,有些說台灣不需要轉型正義、是違憲亂政,有些則意見完全相反,說要做轉型正義,但民進黨版不夠完整,應該加入原住民族的部份。這麼重要的議題,我呼籲國民黨內應該先做路線辯論,統合意見,避免像今天這樣分歧。身為人權工作者,我們也會期待國民黨最後的主流意見是支持做轉型正義。當然他們也可以選擇支持包含原住民族權利回復的時代力量版本。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3B6scgGFJVA

檢討退輔會轉投資企業 回歸專業經營保障勞權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就「退輔會轉投資企業」進行質詢。在上次的質詢中(3/16),我對退輔會派任之高階經理人專業背景提出質疑,長期來用退役高階將領轉任投資企業的高階主管,受到外界「高薪酬庸」的質疑。之後,有許多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員工也來向我陳情,並指出許多案例顯示這些退輔會轉投資企業的主管缺乏專業,甚至對勞工權益的保障也有缺失。 退輔會今天備詢時,一再強調這些派任至轉投資企業的退將,是最優秀、專業的,經得起市場考驗。我反問,既然經得起考驗,那何需安置他們到轉投資企業任職?讓他們到開放的商業市場上去求職,應該很有競爭力,無須透過退輔會來安排出路吧?現在退輔會幫退將安置在退輔會封閉的轉投資體系裡領高薪,社會大眾當然會覺得不公平。 依據退輔會對於投資事業派任主管的管理要點,屢屢提到需考量「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但在退輔會提供的這些高階主管資料中,沒有一人具有經營企業經歷;具備大學企管碩士學位者,僅只4人,其餘僅是參加學分班或職訓班。這樣的人員是否符合「具有事業經營管理學能者」的標準,我想大眾自有公評。 接著我再舉例,2012年曾爆發的退輔會轉投資的榮電公司經營不善惡性倒閉,且竟然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造成勞工大量失業,領無退休金、資遣費的狀況。退輔會派任的高階主管,把公司管理到變成這種慘狀,連勞工權利都沒保障,能稱得上專業嗎?退輔會官員回應表示,這個案例不算專業。 我再追問,退輔會其他轉投資事業,當時是不是根本也都沒有提撥足額經費在退休金專戶?是不是等到榮電事件爆發,所有的轉投資事業才發現連這麼基礎的事情,都有嚴重缺失,才尋求改進?退輔會官員也承認屬實。 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數十年來,連基本勞工退休金的嚴重缺失都沒有發現,這樣哪裡具備專業的管理能力? 為了保障勞工權益,我要求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事業,也就是直接或加上間接持股超過50%的企業,應該要准用國營事業的規定,務必要在董監事會增設工會代表,強化勞工權益的保障,避免再次爆發榮電慘劇。讓基層勞工在公司能夠參與經營,才能真正促進企業的透明公開與專業化。 最後,我要求退輔會回覆給委員會三項資料: 一、退輔會實際持股過半的轉投資公司列表 二、前述轉投資公司的勞工退休金提撥現況 三、研議董監事會增設公司勞工代表的方案 讓退輔會轉投資企業回歸專業經營,並且保障勞權,將是我們持續監督的方向! 質詢影片連結: https://youtu.be/CBKdevSFDIQ

政府沒法度,只能靠中國打擊犯罪?

肯亞案引發的軒然大波持續延燒,我今天連跑兩個委員會,繼續質詢。在司法法制委員會,我請教羅瑩雪部長,是否了解中國最近成立的「境外緝捕局」及中國長年來從事境外緝捕工作,常常是嚴重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根據中國官方資料顯示,2015只有2%是以「異地追訴」的方式處理,其他98%的境外緝捕不管用什麼名目,長年來都被國際人權組織批判,涉及境外綁架、強行擄人、非法偵訊、釣魚陷害等非法方式,還曾受國際譴責是「挑戰國際秩序」。因此我強烈質疑,法務部、陸委會拿來當政績的兩岸共同打擊犯罪成果中,是否了解這些中國可能涉及的違法侵害人權的狀況?羅瑩雪部長不敢否認。我質疑,政府無視中國在國際上流氓的行徑,只強調「兩岸合作打擊犯罪、協同合作」成果斐然,然而我們在國際難道只能靠中國的野蠻抓人,再把中國違法逮捕的台灣嫌犯交給我們嗎?為什麼不是腳踏實地去跟可能有台灣跨國犯罪集團涉及的主要國家去簽訂司法互助、引渡條款,光明正大以一個法治社會、文明國家的身份去進行國際打擊犯罪的工作? 接著在內政委員會,我慎重的請教陸委會夏主委、外交部次長、法務部次長、內政部次長等主要部會首長,要如何解決台灣跟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的司法爭議,避免肯亞事件重演?要怎麼辦?各部會從2011年以來的檢討報告都大同小異、流於形式,而且一再的被打臉,無法解決問題。本案爆發至今各部會首長還沒會談過,今天難得他們聚集在一起,我主動把我的質詢時間撥給他們馬上討論一下,到底要怎麼辦?無奈現場官員跨部會討論後,再次進入無限迴圈,依舊是空洞、敷衍的回答。現在政府自稱兩岸關係的專家,卻花了五年、八年再加上我還撥質詢時間給他們討論,仍舊不知道該怎麼辦,沒有具體的方法和策略。因此最後,我建議新政府在規劃外交與兩岸部門的人事,如果還想沿用舊政府的人事,最好三思。應該要尋求實質有策略跟具體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人。 質詢法務部長羅瑩雪影片: https://youtu.be/QmRH6fasAKA 質詢內政委員會各部會影片:https://youtu.be/itkecRfrmHM

勿當中國侵犯人權共犯,徹底檢討兩岸共打協議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中國在肯亞強行擄走台灣人的事件,要求相關部會備詢。我先向外交部致意,特別是亞非司同仁基層外交人員為保護國人奔走的辛勞,我們看在眼裡相當感動。 接著,我質詢法務部次長。中國這次不透過肯亞司法單位、直接強行向肯亞警察要人、強行擄人等,連肯亞的高等法院都裁定肯亞警方拘留台灣人再交給中國人員是違法,發出禁制令。這明顯是違反程序、侵害人權的境外綁架,但昨天法務部國際及兩岸法律司副司長戴東麗,竟然說中方的作法是符合國際慣例,今天次長回應我的質詢,也試圖含糊帶過!我真的感到非常遺憾,外交部的同仁這麼努力要把人帶回台灣,法務部竟還扯後腿,將程序正義和人權棄之不顧,難道是要為中國護航?實在讓人難以認同。 我進一步詢問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在多份報告中,政府花了很多的篇幅在細數「兩岸共同打擊犯罪及司法互助協議」簽訂六年以來「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破獲無數案件,不能因為這次個案抹煞了這些成就、否定這個政績。然而,中國公安部長年來執行的「境外緝捕」工作,均嚴重違反程序、侵犯人權。以2015年為例,中國公安部的報告指出他們在海外抓獲的857人,只有有14名是透過正常的異地追訴程序,也就是有高達98%都是類似這次他們在肯亞的方式,不分涉案證據、涉嫌程度,用侵犯人權的方式、甚至強行擄人。中國這樣的行為,在國際間受到許多批判。我質問,我方政府與中國聯手「在第三地合作打擊犯罪」、「協同行動」所累積的案例,有多少是建立在中國這種受到國際譴責的粗暴行為之上? 法務部、陸委會與警政署面對我的質疑,只是撇清,我方政府人員絕對沒有參與違法、侵犯人權的工作,卻沒有清楚否認這些被我們政府視為政績的案例可能有許多是坐視中國用侵犯人權的粗暴手段後,再把台灣人交付給我們。這種事情我方政府若還拿來當政績,不就等於默許中國這種被國際批判的行為嗎?我們認同政府應該要強化打擊犯罪,但台灣是民主法治社會,絕對絕對不能把打擊犯罪是建立在支持中國的大量侵犯人權的作為之上,這是民主法治的恥辱! 最後我也詢問陸委會,在2011來菲律賓的引渡事件後,陸委會曾表示「將與大陸方面研商協議規範內容之檢討修正,做為未來通案處理之模式」,請問五年來,這個協議做過什麼修正?陸委會竟表示,五年來沒有與對岸做任何修正。 我難以想像,既然近日政府各部門都已經提到,2011年以來就已經有「雙方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且當年民間便已經召開許多會議提出建議,為什麼五年來沒有把前述的共識與民間的建議,與中國協商來補正協議? 我期盼法務部及陸委會應徹底檢討現行協議缺失,準備新政府交接後與中國再次重啟兩岸司法互助談判,訂立有民意基礎的兩岸協議。將人權保障、當事人選律師協助的權利、家屬官員完整的探視權、以及政府提及多年來的「人員各自帶回」的共識等,都應納入協議中,並建立無例外的人身安全通報機制,確保台籍嫌犯透過兩岸司法互助協議都能夠獲得公平的審判。 完整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msG_2g_0dH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