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前瞻條例

NCC

國家正常化

中正萬華

公投法

考察

勞基法

【林昶佐入聯演講,於台灣外交酒會@紐約】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3】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Portraitof Adele Bloch-Bauer I) 本次講的不是遺跡,而是一幅畫的故事。 《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是新藝術派奧地利畫家,克林姆(Gustav Klimt)於1907年替猶太富商布洛赫-鮑爾之妻所繪製的作品。二次戰爭時,猶太人大量受納粹迫害。奧地利尚未淪陷前,不少奧籍猶太人以為國家大門會為了人民生命,拒絕納粹入侵,然而,過不了多久,奧地利人所迎接的納粹軍隊,便昂首闊步於通往奧國殿堂的石板道路。 猶太人開始被舉報、被抓、被處決。最終他們發現,外來政權並不令人畏懼,恐怖的,是昔日的街坊鄰居,那背叛你時的表情。 擁有原罪般猶太人血液的布洛赫-鮑爾一家,當然也無法免於被抄家的命運。《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此落入納粹手中。當時,許多猶太人的藝術藏品,多被納粹搶奪後納為私用,你可能會在某場酒會發現,猶太人的項鍊,被戴在了納粹軍官妻子白皙而美麗的脖子上。 幸運的是,《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因太過引人注目而被安置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景宮美術館(Österreichische Galerie Belvedere)裡,然而,納粹戰敗後,這幅畫並沒有物歸原主,而是持續成為奧地利這個國家的財產和驕傲。 2000年,倖存的布洛赫-鮑爾遺族、已逃往美國的瑪麗亞(Maria Altmann)為了奪回《艾蒂兒·布洛赫-鮑爾肖像一號》,與奧地利政府開始進行長達6年的訴訟並取得勝利,最後,這幅畫以1億3500萬美元賣出,收藏於紐約市藝廊裡。這個跨國轟動的案件,也被拍成了電影-《名畫的控訴》。 現任政府繼承上任政權搶奪的私產,最後應該是國產?還是物歸原主? 被政權搶奪的私產,對受害遺族來說,究竟是財產,還是那曾經美好的記憶? (圖片引自WIKI)

三度拜會達賴喇嘛,力促來訪台灣國會演說

林昶佐三度拜會達賴喇嘛,力促來訪台灣國會演說 本週六(9/3),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將與民進黨立委Kolas Yotaka、以及民間團體「西藏台灣人權連線」成員一同前往印度達蘭薩拉,拜訪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林昶佐曾以閃靈樂團主唱、國際人權工作者的身份在2008、2009年二度與達賴喇嘛會面,這次他以台灣國會議員的身份再次拜訪,並宣佈將在立院籌組跨黨派的「台灣國會西藏連線(TAIWAN PARLIAMENT GROUP FOR TIBET)」,要讓台灣在國際社會為受壓迫的人民發聲,為國際人權工作盡一份力。 林昶佐長期參與國際人權工作及人道救援,曾任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長,並與國際串聯為西藏人權發聲。其中,由知名美國樂團Beastie Boys於歐美各大都市舉辦的國際西藏自由音樂會(Tibetan Freedom Concert)曾於2003年移師台北,便是由林昶佐爭取,讓台灣成為西藏自由運動的一份子。2009年,林昶佐獲得西藏行政中心頒予「最佳國際援藏藝人獎」的殊榮,感謝他支持西藏人權不遺餘力。 林昶佐表示,雖然台灣民間社會長期關注西藏議題,但過去幾年來,台灣政府對中國政府打壓人權的問題都選擇噤聲。現在台灣的公民力量與青年世代崛起,正是台灣強化參與國際人權社會、與國際接軌,並與藏人社會加強友誼、互信的關鍵時刻。 同時,台灣更有許多景仰達賴喇嘛尊者的民眾,林昶佐邀請尊者來台,並將力促尊者蒞臨台灣國會發表演說,期盼在不久的將來,台灣人民將有機會再次見到這位備受國際尊崇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除了感謝邀約外,也強調和平要靠人們跨國界一起努力才能達成。除此之外,林昶佐此行也與西藏司政、國會議員以及人權組織廣泛交流,並已在立法院籌組跨黨派的「台灣國會西藏連線(Taiwan Parliamentary Group for Tibet)」,未來將與歐盟、英國、紐西蘭、義大利...等世界各國國會的西藏連線串聯,讓台灣國會與各國國會接軌,為國際人權、為西藏自由發聲。

年金改革,我們的主張

【年金改革,我們的主張!】 今天我們召開記者會,發表時代力量對於年金改革的主張。我特別分享,最近接到許多中正萬華年輕世代的公教從業人員來陳情,說目前在媒體上代表公教人員發聲的,有許多是享受新舊制交替的得利者,散播許多錯誤的訊息,導致軍公教的形象被污名化。他們強調,許多年輕世代期待年金改革一定要確保世代正義,否則他們連退撫金都不想繳了! 年金改革,是全民矚目的重大改革方向,今天時代力量再次強調我們的四大要求: 一、應公平對待享有年金制度的每一個人:不論從事何種職業,在退休後,都應當擁有免於擔憂的老年生活。 二、應公開透明地再分配:每一位台灣人都應老有所終,對於無法照顧自己的長者,我們必須要能提供最低保證。 三、要重視世代正義:相同的職業別,若因世代不同,面對的制度效果不同,而導致年輕世代必須同時承擔在外在評論與實質結果皆不利的雙重壓力,這不僅是由這一代來透支下一代的幸福安定,更是不正義的。 四、要年金永續:在經濟及人口的變動下,年金改革制度要能保持財政穩定。 詳細資訊請看此連結:http://goo.gl/OkiBzk

跟胡金龍一起捍衛棒球選手的權益!

【跟胡金龍一起捍衛棒球選手的權益!】 2008年,閃靈在洛杉磯錄製專輯《十殿》,我跟團員趁機衝去道奇球場為胡金龍加油。一別八年,他已回台打球、更是職棒球員工會的理事長,而我是立法委員,時間過得真快、變化真大。 今天胡金龍理事長來到時代力量黨團,與徐永明委員等人共同呼籲政府,明年棒球經典賽(WBC)應該要尊重球員權益,並應進一步改革棒球與體育政策。回顧過去的WBC經典賽,曾爆發諸多令人傻眼的狀況,台灣球員的權益未受尊重。這次球員工會站出來大聲疾呼,要求參賽及集訓之球員保險、相關賽事之準備與會議應有球員工會參與、球員的權益問題應有工會代表來協助處理、賽事之衍生收益應公開透明、與球員相關之收益之收益應回饋予球員及工會。其實這每一項要求,都是最基本的球員權益,但卻被忽視這麼久!新政府要推動體育政策的改革,這些都是責無旁貸的。 還記得在2009年,球員們在籌組工會時,我曾與許多歌手樂團透過演唱會來為他們募款、宣傳。現在成為了立法委員,一定要在國會推進長期的理想。即將開議的新會期,我們一起來推動體育政策的相關修法及改革!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中正獨裁佗位去 12】518公墓 光州民主化運動,又稱518光州事件,是南韓歷史上重大的民主運動,它敲響了南韓軍人獨裁政權的喪鐘,也開啟了南韓人民追求民主化的契機。然而,在這次的事件中,許多人也付出了寶貴的性命以及代價。 1979年10月26日,中央情報部部長金載圭暗殺獨裁統治多年的總統朴正熙,之後遭到逮捕。崔圭夏出任代總統, 10月27日起全國大部分地區實施戒嚴。各地開始掀起反抗、追求民主的示威遊行。11月24日,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12月12日,軍隊強人全斗煥趁機發起「雙十二政變」,繼續實行獨裁政治,全國各地不滿的聲浪持續高漲。全斗煥政府為抑止反抗勢力,5月17日宣布戒嚴令,停止召開國會,關閉大學校園,逮捕異議反對人士,例如金泳三和金大中(之後都成為民選總統)。在緊急戒嚴令頒布之後,全羅南道的光州3萬市民與學生仍持續地抗爭,全斗煥對此做了一個可怕的決定,要不計代價消滅反抗聲音。 1980年5月18日凌晨,全斗煥調動軍隊鎮壓光州市,在全羅南道國立大學與學生發生第一起衝突,軍隊射殺、逮捕許多示威者,血腥鎮壓的序幕就此展開。光州市民組成「民眾抗爭本部」,組織市民與軍對武裝對抗,表明堅決不退讓的決心。最後軍隊不顧人群,坦克入城,數千名軍人掃蕩最後的示威者,抗爭於5月27以悲劇的方式收場。光州事件被全斗煥指稱是叛亂事件,金大中是幕後主使,被判死刑(後來改判無期徒刑),光州事件成為禁忌話題。此後全斗煥更加肆無忌憚,南韓進入白色恐怖的黑暗。 1987年南韓爆發六月民主運動,軍政府再也無法對抗民意,獨裁政權就此消亡。光州民主化運動的歷史真相與意義逐漸受到重視,在遺族與民間人士的努力下,光州事件逐漸被平反。總統金泳三任內開始啟動轉型正義程序,除了賠償受害者外,也開始司法調查程序。1996年2月28日全斗煥及盧泰愚總統等16人被起訴,最後全斗煥被判無期徒刑(之後被特赦)。 今天,光州市有許多地方以518命名,像是518民主廣場、「518」紀念公園、518自由公園、518公墓等。原本喪在各地的義士合葬在518公墓。每年518,南韓總統都要在此舉辦追思會悼念光州事件犧牲的人民,以及緬懷他們為國家民主化的奉獻。墓園內也有資料館,不停地播放著事件的資料,不斷地提醒人們莫忘了這段歷史。518前全南韓都會舉辦不同的大型活動,從音樂會到美術展,從電視特別節目到報紙專欄,以紀念南韓追求民主的精神,也彰顯人民即使面對困難,也勇於揭開歷史真相的那份正義之心。 (照片取自維基百科)

支持一面新的奧會旗幟!

「支持一面新的奧會旗幟!」 今天許多民間團體、青年團體舉辦「以臺灣之名向國際發聲」的記者會,公布將舉辦台灣奧會旗的公開徵選活動。 里約奧運期間,我們一起熬夜為台灣選手加油,奪得好成績時一起感到榮耀,遇到挫折時也一起悲傷。然而,這次社會大眾不只是關注成績,更注意到長年來的體育政策、運動協會與體育產業的弊病,開始要求改革,,這也是立法院即將開始的新會期一定要立即處理的議案。同時,台灣代表隊長期被矮化為「中華台北」的問題也在奧運期間備受討論,連國際媒體也報導認為這個名字不能代表台灣,許多民眾更發現,「中華台北」奧會旗上竟有國民黨黨徽,用當年黨國不分時代的產物來代表台灣也很不適當。 簡而言之,台灣人民要體育政策的「實質」改革,也期盼在國際社會能正常的「尊嚴」參與。身為立法委員,人民的要求我們責無旁貸,今天就抱持著這樣的心情來參與這個記者會。 其實,國際奧會當年曾經允許台灣選手以「台灣」的名義出賽,卻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拒絕,最後竟選擇接受「中華台北」的矮化名稱。此例一開,許多國際組織也用「中華台北」之名來接受台灣的參與,有些只能有限度參與,台灣在國際上到處被矮化。奧會當年允許台灣以台灣名義出賽,政府未能把握,現在台灣人民渴望以台灣為名參與國際,國際局勢早已改變、困難重重。 然而,雖然面對困難,我們仍然應腳踏實地來促成改變。選出一面有尊嚴能代表台灣的奧會旗幟,來取代當年黨國時代下的產物,我相信這是很好的起步,透過開放的活動,來凝聚台灣人民的認同與熱情。 期待設計圈許多的天才好朋友們、有任何好創意的民眾們,一起來設計、投稿,大家一起來參與徵選新會旗。而我們身為立法委員,不只支持民間團體大家「拼尊嚴」,也要在即將開始的新會期,推動體育政策的改革、處理體協長期的弊病。 【台灣奧運旗 我來設計】相關參賽辦法請洽詢民報文化藝術基金會,電話:02-23568998或E-mail:twmingbo@gmail.com。亦請隨時關注民報網站。

華山糧食局倉庫,確定登錄歷史建築!

今年三月,我與華山在地的文資團體,會同梅花里的吳里長共同會勘位於杭州北路與紹興北街之間、面臨拆除命運的「樺山町三十八番地」建築。在日治時期,這裡是愛國高等技藝女學校。戰後用作台灣糧食、軍需、建設建材的鐵路運輸物流倉庫。其建築風格以及周遭的場域環境,都是我們華山老鄰居們共同的生活記憶。 經過了大家共同的奔走與努力、多次的會勘與文資審議,終於在昨天傳來好消息,確定登錄歷史建築。台灣要成為一個具有深度文化與生活品質的國家,就要從珍視文資與歷史記憶做起! ( 新聞:糧食局舊倉庫 登錄歷史建築goo.gl/ngbQc6)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

【中正獨裁佗位去 11】 羅本島博物館(Robben island museum) 羅本島是南大西洋上位於南非開普敦桌灣(Table bay)上的一座小島,面積約5.07平方公里,是南非最大的沿海島嶼,距離首都開普敦約12公里,因為此地與世隔絕的環境,加上洶湧的波濤以及洋流帶來冰冷的海水,使人極難以徒手泅泳離開島嶼,因此羅本島的歷史長期以來除了戰時作為軍事基地以外,其他時間一直都被不同的政府拿來當作關押犯人與病人之處。 隨著歷史開發階段不同殖民者的入主,羅本島曾被荷蘭人拿來關押過反抗土著、穆斯林宗教領袖,英國人關押痲瘋病患、精神病患、反殖民運動者與政治犯,早在南非共和國成立以前這裡便是白人壓迫黑人以及黑人反抗鬥爭的歷史象徵,1959年開始,南非當局將羅本島當作關押「非白人犯人」最安全、最可靠的監獄,島上最多曾同時關押1500名犯人,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政治犯,只有極少數是刑事犯。 島上的監獄被劃為A到G七個區,分別隔離不同人種和不同危險程度的犯人,其中包括集體牢房和隔離牢房,後者關押的全部都是政治犯,舉世聞名的前南非總統、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曼德拉便曾在羅本島監獄的B區5號房中渡過了長達18年的時光,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造訪羅本島時曾與曼德拉有如下對話: 「大西洋的景色真是壯麗。」 「如果通過這個鐵窗看上十八年的話你的看法就會不同了。」 由於曾經關押大量反對種族隔離的政治犯,羅本島監獄曾經就是南非種族隔離制度的代名詞,在南非民主化與取消種族隔離政策後,羅本島被視為是南非黑人反抗壓迫、爭取民主與自由的象徵,在1996年底島上最後一批犯人離開後,羅本島正式移交給南非文化部,於翌年成立向大眾開放的國家博物館,永遠紀念這段歷史,目前島上的導遊還包含了當年關押在此的政治犯與看守的獄卒,向遊客解說當年他們親身體驗的歷史痕跡。 2004年雅典奧運,當聖火傳遞到羅本島當年囚禁曼德拉的監獄庭園,由身穿紅藍奧運服的曼德拉點燃火炬時,奧運委員會主席札斯卡拉基這樣說:「我們來到傷痛且不公之地,帶來象徵友誼及公義的火炬。」

終戰紀念日,重新找回被消失的記憶

七十幾年前的二次世界大戰,是人類歷史上戰火遍佈最廣、傷亡最慘重的戰爭。戰後,世界許多國家將戰地轉為和平祈念公園,設置紀念碑,悼念親人與亡者,警惕戰爭的可怕。也將那段慘痛的歷史,以文學、音樂、電影等許多創作方式來紀錄著一代代子孫的追思與反省,至今仍未停歇。 然而,戰後盟軍派國民黨來台統治,長年掩蓋台灣人在二次大戰的歷史,台灣在二次大戰的世界史中儼然蒸發。 台灣日治時期,隨著二次大戰爆發,台灣青年也被徵召參戰,台籍日本兵總數約廿多萬人,其中有多達五萬人陣亡、失蹤,亦有173人被盟軍以戰犯罪被判刑。不只是出征作戰傷亡慘重,本島遭受到以美軍為首的盟軍多次的轟炸,也造成了上萬人傷亡、數萬人無家可歸。 今天台灣教授協會舉辦記者會,希望能呼籲政府應該設置國家級的紀念公園、慰靈碑。我全力支持,也在記者會上建議,若能設置這樣的紀念碑,可以考慮華山公園。現在的華山公園是日治時期的樺山車站,周邊當年在太平洋戰爭時期,是軍服、帽子、軍靴等軍需品的生產中心,並從樺山車站運補到全台各地、各港口。華山是台北的重要歷史場域,週末假日親子在華山公園遊憩之餘,也能遙想當年的親族、追思先人,是很適合寓教於樂的場所。 雖然台灣比其他國家晚了七十幾年,但我相信在民主化的現代台灣,該是時候重新找回我們被遺忘的記憶、反省戰爭,成為有歷史感的台灣人,以此為基礎,一起建構台灣美好、和平的未來吧。 (照片據悉為日治時期臺北樺山站的照片,位於今北平東路與林森南北路口,轉自日本時代臺灣文史再興會社Chang You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