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NCC

在地美食

婚姻平權

在地活動

世大運

藝術人文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Topographie des Terrors) 「恐怖地形圖」博物館位於德國柏林,前身是納粹蓋世太保(Gestabo)和親衛隊(SS,Schutzstaffel)總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在此地制定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以進行對歐洲猶太人系統化的種族滅絕計劃。1942 年,總部建築遭盟軍轟炸成廢墟,之後因無人敢面對而任其荒廢。美蘇冷戰時期柏林圍牆則緊鄰而立。 1985 年底,政府從瓦礫中發現總部地下室與廚房的地基。東西德統一後1992年,政府成立保護遺址的「恐怖地形圖基金會」( Topography of Terror Foundation)時遭到反對,因為許多人認為修復此地會成為納粹份子聚集地。當時基金會表示,紀念館成立目的並非為了紀念受難者,重要的是要讓參觀者瞭解納粹政權的錯誤,檢討與反省。 2010年,耗資3400 萬美元的博物館,從納粹廢石堆中就地新生,館內展覽著每年不斷更新的史料,讓參觀者了解德國如何在短短幾年間,從不完美的民主國家變成擁有國家恐怖機器的法西斯獨裁政體,以及納粹主義的暴行。戶外則保留過去凌虐囚犯的地下牢房,及一部分柏林圍牆等殘骸,殘骸上,我們可以看到路人在上面塗寫「FUCK WAR」、「WHY」、「MADNESS」,述說著歷史創傷。 史料參考: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考察報告 相片版權:林昶佐國會辦公室

【中正獨裁佗位去 0】中正廟

隨著轉型正義逐漸開始進入啟動階段,社會對於「中正廟」的去留也有越來越多討論。有些人贊成全部拆掉、有人建議轉型成博物館、有人說可以把行政院、立法院搬過去,有人則希望拆掉圍牆等等;也有人的訴求是維持原貌。 轉型正義是跨黨派的重要工程,如何處理過去的威權象徵、遺址,都需要嚴肅面對。各轉型民主中或後的國家是如何面對這些獨裁遺留的空間或物件呢?從明天開始,將會不定期介紹轉型正義相關地點或措舉,我們再一起來看看世界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吧! 相片版權:See-ming Lee(https://www.flickr.com/photos/seeminglee/)

資訊戰不只是盜帳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國防部成立「第四軍」的必要性來質詢。所謂「第四軍」,指的是針對資訊戰的軍種。這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很難想像,以為資訊戰只是盜帳號、網頁被蓋台。因此,我首先請問國防部,中國要癱瘓台灣的高鐵,在傳統作戰要靠飛彈、空襲,而現在,是否只需透過資訊戰來癱瘓高鐵系統?國防部副部長也表示認同,並提醒不只如此,各行各業都可能被攻擊,嚴重影響民生、人民疏散、軍事運輸等。 國際上,包括紐約時報、BBC都曾報導,中國解放軍正在各國進行有系統有規模的駭客工作。2015年2月更有媒體揭露,台灣的國安局網站一年遭中國網軍攻擊侵擾高達722萬餘次,惡意攻擊更計有23萬餘次,他們將台灣視為攻擊歐美日國家網路的「練兵場」。然而這樣嚴重的狀況,今日除了交通部外,各部會的報告竟沒有特別提到中國的威脅。這一直是目前政府與現實脫節,與人民感受的差距。 檢視政府整體的資安政策,行政院資安會報曾規劃在2014年要完成資安警示等級及燈號規範,然而今天行政院資安會報主任卻表示,今年(2016)才會完成這個規劃。這樣的效率實在令人驚訝,長年來,人民和政府機關豈不是根本不知道何時資安亮紅燈、遭受嚴重威脅? 接著我進一步詢問,如果是高鐵系統被攻擊、校園被攻擊、或是任何單位被攻擊,該由哪個政府部門會專責處理,得到的都是「協調各部會、會同技術人員處理」這樣的空洞回應。攤開政府資安組織圖,應該要具有軍隊決策作戰能力的網路國防單位,竟然只是在層級最低的一層,現場國防部人員在疊床架屋的組織圖上也一時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資訊戰已成為世界各國軍隊戰略的重要環節,資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層次,美國、韓國都有網路司令部。而我們的國防部目前則是在這亂七八糟疊床架屋政府組織中的最下層單位。 今年四月份,政府又再移入新增一個「資安中心」的設置,其實無法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我認為,整個資安還是要全盤檢視,新政府要先建立整體資安的戰略,整併疊床架屋的組織,在這樣的脈絡下建立國軍第四軍或是網路司令部,才能真正捍衛我們的國土安全。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iJxg7yCAhk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上週五衛服部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但上面加註了聯合國大會2758決議,也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的決議。 長期以來民調顯示,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馬政府為追求實質參與國際交流,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並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義。我不認同馬政府將台灣限制在廿五年前的虛幻共識,但這是馬政府八年的立場,我們有必要來釐清。 何謂九二共識?檢視馬政府過去所言,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對岸宣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主張是中華民國,儘管雙方對主權有爭議,但先擱置這些爭議,務實對話、交流、合作」。 那麼,現在的WHA邀請函,其所附加的聯合國2758決議是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這何來的一中各表?哪有擱置爭議?這完全違背馬政府的立場。因此,今天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在我的質詢下,也表達這已違背九二共識的意涵。然而,總統府竟然表示,中國這是「善意」互動? 難以想像,馬政府竟然連過去八年來強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九二共識」,到了其任內最後一個月,都可以全面棄守,擁抱中國的一中原則,只任憑陸委會政府官員勉強守住立場! 我不認同九二共識,事實上,中國一直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幌子偷渡一中原則的框架,壓迫台灣人民在國際上的權益,這是台灣絕對要警覺的。因此,我期盼新政府絕對不能再掉入「九二共識」的陷阱,回歸台灣人民的意志,對內逐步改善體制、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對外也要強調「台灣不屬於中國一部分」。因此,台灣若要出席WHA,不只要能夠實質參與對於防疫與衛生相關的國際交流合作,也一定要清楚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拒絕一中原則! 質詢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4_2C7HRLk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裁併僑委會,打造專業分工的政府

今天外交國防與財政委員會聯席會議,進行2014年度決算審核,詳閱僑委會之預算與業務後,我主張裁併僑委會。實際上,僑委會整體施政績效不佳,從2014~2016年度以來,年年被立法院預算中心批評有諸多虛耗公帑的問題。 根據官方統計,僑委會每年支出14億來運作僑務政策,查看其支出科目,業務可歸納為教育(50.88%)、行政(27.20%)、外交(17.58%)、經濟(4.35%)。 教育業務包括僑委會要購置國外房產建立文教中心、自己研發編印華語文教材、自己錄製朗讀CD、栽培僑校師資...等等;但檢視其績效,遠距教學的結業比例竟然只有兩成。同時,外國的所謂「僑生」,也常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適用《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還是《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 外交業務,設置了海外電視媒體,僑胞收看率只有三成,且平均一個人只看1分鐘;僑委會還開飯店「華僑會館」,僑胞平均住房率竟然只有6.37%。經濟業務的海外信保基金,至今仍負債4億3560萬元,成效低落,例如其所推出的「越南513專案」,受害的414家台商只有22家申請,使用率只有5.31%。 行政業務,每年僑委會花一千多萬元開大型會議,但會議後提給行政院各部會的建議,立法院預算中心甚至評論表示「實際具體採行之建議案無幾」。更不要說僑委會還曾為了規避控管,而預備挪用其他科目經費支應爆表的國外旅費,還有出國考察報告八成不公開、補助國內外社團資訊不透明等多項長年遭受質疑的狀況。 通盤看下來,僑委會業務包山包海,與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觀光局等許多部會重疊,卻又不如這些部會專業,績效總是不彰,僑胞使用率低落。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該要把相關業務回歸相關政府部門,並且將專屬於僑務工作方面整併到外交部,清楚定義僑胞資格,才能讓有限預算真正為僑胞所用。 其實,國家藉由好的教育政策、投資政策,打造好的生活環境,自然會吸引很多人會願意來念書、投資、移居,無需主張別國人是我們的僑胞,例如魁北克不需主張法國人是僑胞、奧地利也不需主張德國人是僑胞、英國也不會主張美國人是僑胞,再去設立僑委會來跟他們交流。 過去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曾規劃裁併僑委會,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更曾由行政院長劉兆玄實際制定裁併僑委會在內的政府再造草案,可見裁併僑委會是跨黨派共識。因此我主張,錢要花在刀口上,專業回歸專業,讓僑委會的業務,分別回到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觀光局等,僑務工作則併入外交部。節省僑委會原先的經費,讓更專業的行政部會來直接管轄、研擬和執行,將更有效率且更紮實的提供海外協助。 僑委會只是組織再造的冰山一角,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退輔會、蒙藏委員會等。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所有效率不彰、過度重工的組織,都應該回歸專業、讓業務整併到其他專責部門,本黨將推出草案,分別修正《外交部組織法》、《行政院組織法》、《國防部組織法》,並廢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組織法》、《僑務委員會組織法》、《蒙藏委員會組織法》、《蒙藏邊區人員任用條例》,以期讓行政組織更有效率、更順利運作。 ☞ 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YChll1VPnKQ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 推動轉型正義

今天時代力量推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以落實轉型正義。草案的特色,是以真相揭露的精神,「全面檢視個人與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以及「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在組織上,將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在行政院底下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各司其職,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在我們的版本中,拉長了歷史縱線,對轉型正義議題做全面的檢視,包括數個統治政權對於人權的侵害,例如不當徵收之土地、戰爭、誘騙強徵之性剝削、特務監控、刑求逼供、審判不公正,或是設置「不義象徵」(例如吳鳳雕像、蔣介石銅像)等,主管機關必須加以調查、研究、做妥善規劃處理,促進回復受害者權利。同時也必須保存相關檔案、規劃立法等。 同時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也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在草案第2條,清楚定義原住民與非原住民族、在第4條明文規定各原住民族與國家是「對等的主權主體關係」,對於原住民族土地與自然資源權利等侵害,也明文規定主管機關要進行調查、回復權利等,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在組織架構方面,我們草案中,在行政院設置「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委員會」(權復會),權復會是獨立機關,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調閱文件,調查真相。復權會的業務內容,必須固定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公布在專屬網站。同時也在總統府底下設置「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調各部會,以更順暢推動轉型正義。 最後,我們要特別感謝吳豪人、黃居正、施正鋒、黃丞儀、蔡志偉、林淑雅、汪明輝、張惠東、謝若蘭...等多位研究人權、原住民族權利的專家學者,在這過程中不厭其煩給予我們協助及指教。以下為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草案特色: 一、 全面檢視個人或集體權利受壓迫之狀況: 本法為進行全面性轉型正義工程,綜觀台灣歷史、統合推動方向,除了針對個人之人權遭受迫害所進行的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外,亦包括族群集體權利部分,例如原住民族土地受到掠奪、族群語言與文化遭到滅失...等,進行真相調查與權利回復之工程。 二、保障原住民族集體權利: 本法在族群集體權利部分,特別將原住民族設置專屬條文,以確保《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及《原住民族基本法》所揭櫫之原住民族權利受到完整保障及回復。 三、設立總統府會議及行政院下統合轉型正義工作之權復會: 本法確立轉型正義為國家政策之地位,設立「總統府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會議」,由總統定期召開會議,協助「權復會」更順暢地推動轉型正義,而「權復會」則為統合轉型正義方向之常設獨立機關,具有行政調查權,可針對行政或相關組織進行文件調閱,調查歷史真相,提出行政、立法之規劃,促進各子類轉型正義執行工程。 四、公開透明: 權復會需定期向立法院提出報告,並於專屬網站公佈之。

護照貼紙議題,我的看法

關於護照貼紙的議題,我將質詢以及幾次受訪的內容,整理如下: 要不要在護照貼貼紙,這是個人的事情,實在不是什麼大事。長期以來,旅客可能在護照上貼行李條碼、貼旅行團貼紙來標注、貼姓名標籤以避免跟其他旅客搞混、或貼喜歡的圖文,例如kitty貓。護照封面貼貼紙,旅行國際大多都不會遭受什麼問題,偶爾會遇到被詢問、或要求你把貼紙撕掉,我自己也曾遇過。這是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的裁量權。這類裁量權,大多是取決於公務人員經由現場的各種觀察與判斷,為防止持假護照入境、或從事非旅行目的、不法事務,而對旅客做出可能要求。 然而,去年有人在護照封面貼了「台灣國」貼紙以後,外交部之後便在2015年在《護照條例施行細則》增訂了「不得擅自在護照封面及內頁為影響護照原狀之行為」,並且用22條搭配母法第25條,開始在台灣機場約談、刁難護照貼有「台灣國」貼紙的人民。外交部的這些舉動,讓外界開始質疑有箝制言論自由之嫌。 言論自由,這就不是小事了。 不過,外交部一再澄清,禁止護照貼貼紙,是因為在護照封面上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並非針對「台灣國」貼紙。(例如這則新聞:http://goo.gl/1hScGq ) 既然外交部主張,不是針對特定的貼紙,而是因為在護照封面貼了貼紙會影響護照真偽,那麼我在質詢時,提出有加拿大人、美國人在護照封面貼貼紙、入境台灣也沒有問題,是否是法律漏洞,是否要修《入出境及移民法》規範這些外國人的入境?讓未來封面貼有貼紙的外國人,應該要約談、盤查、甚至遣返?然而外交部也回應說無需修法規範,這更顯得外交部訂定的施行細則、在入出境檢查台灣人護照封面不得貼貼紙,是立場矛盾。 我不是要鼓勵任何人護照該或不該貼貼紙。我自己幾年前在入境某國時,也曾被要求撕去護照上的旅行團貼紙,然而大多數時間,沒有任何國家會管我護照上的貼紙、暢行國際無阻。顯見,這多是由各國第一線公務人員去裁量的。 當然,各國的外交部都可能提醒國人護照上若貼了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台灣的外交部尤其要提醒,在中國控制的港澳地區,貼上特定貼紙有可能會遭受到強大的刁難,就如同在中國不能穿著有特定字樣的T恤一樣。但這樣善意的提醒,若是成為硬性規定、要求國人的護照不能貼貼紙,甚至因為特定貼紙就在台灣機場遭受刁難,不就等於讓台灣的言論自由向中國看齊嗎? 事實上,人民不只是護照貼貼紙有可能會發生旅行不便,還有很多狀況可能會發生不便,例如攜帶不明的大件行李、穿著造型特殊...等。閃靈常在國際間旅行,團員曾因為隨身攜帶大件的樂器,而在德國機場被盤查超久,差點連樂器都被查扣,連飛機都上不了。難道我們的外交部也要比照禁止護照貼紙的邏輯來修法,禁止人民出國帶大件行李?或是國人在台灣出境時,若帶大件行李就要約談他嗎? 當然不用。 這些都只是簡單的邏輯問題而已。立法院外交國訪委員會也在四月初審議,進行《護照條例施行細則》的審議,經過多位委員逐條審議,終於修正完成,讓相關規定回歸母法規範的範疇,今天在院會審查,期待能通過。不料,沒來委員會開會參與審議的國民黨團、親民黨團,臨時提出異議交付黨團協商,讓這個修正案增添變數。 外交部無視自己的各種矛盾,刻意要在施行細則上動手腳,要求第一線的公務員去刁難人民,國親黨團還要為這種行為護航,如果不是為了配合少數國家對於某些言論的取締,實在想不到其他的原因。 無論如何,我們會繼續努力,也期待各黨委員,未來針對各項法案若有不同意見,應該來委員會開會,勇於表達、辯論。不參與委員會,卻透過黨團協商來杯葛拖延,實在不是國會正常運作模式。 最後附上一位美國朋友來信照片如下。他在美國護照上貼了貼紙,進出美國並沒發生過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