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林昶佐日內瓦國際記者俱樂部講稿

感謝日內瓦國際新聞記者俱樂部的邀約,讓我們可以把聲音透過他們給更多國際友人知道。雖然立委是「視導」代表,無法與衛福部進入議場正式與會,但仍然希望此行能把握一分一秒,讓國際知道台灣人民願意為國際貢獻心力,為台灣發聲。中國所謂的「一中原則」或是聯合國2758決議文,都不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期盼國際能支持台灣以正式會員國的身份參與WHO、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讓台灣與世界各國一起為一個美好的地球而努力。 [英文與中文講稿如下] Good afterno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m glad to have this opportunity to share some thoughts with you in Geneva. My name is Freddy Lim, I’m a parliamentarian from Taiwan, and I’m a member of the New Power Party which was founded only about one year ago. The NPP has a lot of support from the young people in Taiwan, and is currently the third largest party in the parliament and represents a new, rising political force. Here,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voices to you, hoping that more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ould become strong partner and friends of Taiwan to support our efforts in joi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so that we may contribute to the world. Despite being a country that still has a hard time joining the UN, Taiwan is the 26th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by GDP, and it’s ranked the 16th in terms of total trade amount. We have our own territories, people, elected government, and president. Last Friday, we had our third rotation of power, showing that Taiwan’s democracy is both stable and reliable. As an important trade partner around the world, Taiwan strives to establish closer business relations with the world under the WTO framework. We’re also actively boosting human rights standards domestically, by not only passing the two UN human rights covenants, but also providing information, skills, funding, and humanitarian aids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th no reserves. Taiwan has a mature public health and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system, an outstanding biotech industry, as well as rich experiences in researching and developing medicines and vaccines. We believe that, through multilateral medical cooperation, participating in the global epidemic control and becoming an official member of the WHO, we will absolutely contribute in the global fight against diseases. The complicated history of Taiwan surfaced with the rare mention of UN Resolution 2758 in the WHA invitation to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who had nowhere to go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was sent to Taiwan by the Allies, where it started a prolonged authoritarian rule. Along with the regim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lso threw the “one China” problem to Taiwan. In 1971, the UN passed resolution 2758 to expel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occupied the seat for China. However, Chiang’s regime was not only unrepresentative of China, it did not represent the people of Taiwan either. Taiwan has finally become a young democracy following decades of activism and reforms. Now that the Taiwanese people are extending their efforts to contribute to and participate in different aspects in the world,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aiwan would engage in more positive and respectable exchanges with the world as a normal country, to fulfill its obligations as a global citizen. Like all of you, we firmly stands behind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nd continuously work for these values. I believe that, based on our shared values, and with your support, Taiwan would absolutely become a reliable and friendly partner. I would like to sincerely thank you for attend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Let’s stay closer to work for a better world.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have a good day.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很高興能夠在日內瓦跟各位分享一些看法。我的名字是Freddy Lim,是台灣的立法委員,屬於台灣僅成立一年的新政黨New Power Party。NPP在台灣獲得年輕人很大的支持,目前在國會是第三大黨,是台灣政治一股新興的力量。在此希望能傳達我們的心聲給各位,並期盼國際上更多友人做台灣堅強的夥伴,支持我們參與國際組織,為世界貢獻一己之力。 台灣,作為一個至今仍難以加入聯合國的國家,我們的GDP是世界第26大經濟體,貿易總額是全球第十六名。我們擁有自己的領土、人民,選自己的政府、總統。上週五,第三度的政黨輪替,展現了台灣穩定以及可靠的民主制度。 作為世界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在WTO的架構下致力和各國發展更密切的商業關係。我們也積極提升國內人權標準,通過國際人權兩公約,並在國際社會需要時,不吝提供資訊、技術、金錢、人道救援等實質協助。台灣有著相當成熟的公共衛生和健保系統,優異的生技產業,以及多年來在藥物與疫苗的研發上豐富的經驗。我們相信透過多邊醫療合作、參與全球防疫體系,正式參與WHO,我們一定可以為打擊疾病做出貢獻。 這次WHA的邀請函,罕見的提到2758決議文,讓台灣複雜的歷史再次浮上檯面。二戰後,在中國內戰敗退的蔣介石政權無處可去,被同盟國送來了台灣,進行獨裁統治。國際就這樣把「一個中國」的歷史問題丟給了台灣。到了1971年,聯合國做了2758決議,將佔據中國席位的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然而,蔣政權不只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其獨裁統治更無法代表台灣人民。台灣人民透過數十年的抗爭與改革,終於成為了一個年輕的民主政體。現在,如同台灣人民在國際的各行各業都力求貢獻、熱心參與,我們真誠的期盼,台灣,能以一個正常的國家身分,與世界進行更多正面以及有尊嚴的交流與合作,履行作為全球公民一份子的義務與責任。 我們和各位一樣,同樣堅信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並為此持續不斷的努力。我深信,在我們共同的價值基礎之上,透過各位的支持,台灣絕對能成為一個可靠並且友善的國際夥伴。我誠摯地感謝各位來參加今天的記者會。讓我們更緊密的合作,一起為促進世界為美好而努力! 謝謝你們的時間,祝各位愉快。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Topographie des Terrors) 「恐怖地形圖」博物館位於德國柏林,前身是納粹蓋世太保(Gestabo)和親衛隊(SS,Schutzstaffel)總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在此地制定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以進行對歐洲猶太人系統化的種族滅絕計劃。1942 年,總部建築遭盟軍轟炸成廢墟,之後因無人敢面對而任其荒廢。美蘇冷戰時期柏林圍牆則緊鄰而立。 1985 年底,政府從瓦礫中發現總部地下室與廚房的地基。東西德統一後1992年,政府成立保護遺址的「恐怖地形圖基金會」( Topography of Terror Foundation)時遭到反對,因為許多人認為修復此地會成為納粹份子聚集地。當時基金會表示,紀念館成立目的並非為了紀念受難者,重要的是要讓參觀者瞭解納粹政權的錯誤,檢討與反省。 2010年,耗資3400 萬美元的博物館,從納粹廢石堆中就地新生,館內展覽著每年不斷更新的史料,讓參觀者了解德國如何在短短幾年間,從不完美的民主國家變成擁有國家恐怖機器的法西斯獨裁政體,以及納粹主義的暴行。戶外則保留過去凌虐囚犯的地下牢房,及一部分柏林圍牆等殘骸,殘骸上,我們可以看到路人在上面塗寫「FUCK WAR」、「WHY」、「MADNESS」,述說著歷史創傷。 史料參考: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考察報告 相片版權:林昶佐國會辦公室

【中正獨裁佗位去 0】中正廟

隨著轉型正義逐漸開始進入啟動階段,社會對於「中正廟」的去留也有越來越多討論。有些人贊成全部拆掉、有人建議轉型成博物館、有人說可以把行政院、立法院搬過去,有人則希望拆掉圍牆等等;也有人的訴求是維持原貌。 轉型正義是跨黨派的重要工程,如何處理過去的威權象徵、遺址,都需要嚴肅面對。各轉型民主中或後的國家是如何面對這些獨裁遺留的空間或物件呢?從明天開始,將會不定期介紹轉型正義相關地點或措舉,我們再一起來看看世界其他國家是怎麼做的吧! 相片版權:See-ming Lee(https://www.flickr.com/photos/seeminglee/)

資訊戰不只是盜帳號!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針對國防部成立「第四軍」的必要性來質詢。所謂「第四軍」,指的是針對資訊戰的軍種。這對一些人來說,可能很難想像,以為資訊戰只是盜帳號、網頁被蓋台。因此,我首先請問國防部,中國要癱瘓台灣的高鐵,在傳統作戰要靠飛彈、空襲,而現在,是否只需透過資訊戰來癱瘓高鐵系統?國防部副部長也表示認同,並提醒不只如此,各行各業都可能被攻擊,嚴重影響民生、人民疏散、軍事運輸等。 國際上,包括紐約時報、BBC都曾報導,中國解放軍正在各國進行有系統有規模的駭客工作。2015年2月更有媒體揭露,台灣的國安局網站一年遭中國網軍攻擊侵擾高達722萬餘次,惡意攻擊更計有23萬餘次,他們將台灣視為攻擊歐美日國家網路的「練兵場」。然而這樣嚴重的狀況,今日除了交通部外,各部會的報告竟沒有特別提到中國的威脅。這一直是目前政府與現實脫節,與人民感受的差距。 檢視政府整體的資安政策,行政院資安會報曾規劃在2014年要完成資安警示等級及燈號規範,然而今天行政院資安會報主任卻表示,今年(2016)才會完成這個規劃。這樣的效率實在令人驚訝,長年來,人民和政府機關豈不是根本不知道何時資安亮紅燈、遭受嚴重威脅? 接著我進一步詢問,如果是高鐵系統被攻擊、校園被攻擊、或是任何單位被攻擊,該由哪個政府部門會專責處理,得到的都是「協調各部會、會同技術人員處理」這樣的空洞回應。攤開政府資安組織圖,應該要具有軍隊決策作戰能力的網路國防單位,竟然只是在層級最低的一層,現場國防部人員在疊床架屋的組織圖上也一時找不到自己的位置。 資訊戰已成為世界各國軍隊戰略的重要環節,資訊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層次,美國、韓國都有網路司令部。而我們的國防部目前則是在這亂七八糟疊床架屋政府組織中的最下層單位。 今年四月份,政府又再移入新增一個「資安中心」的設置,其實無法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我認為,整個資安還是要全盤檢視,新政府要先建立整體資安的戰略,整併疊床架屋的組織,在這樣的脈絡下建立國軍第四軍或是網路司令部,才能真正捍衛我們的國土安全。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NiJxg7yCAhk

應嚴正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上週五衛服部收到世界衛生組織(WHO)邀請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的邀請函,但上面加註了聯合國大會2758決議,也就是「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的決議。 長期以來民調顯示,多數台灣人認為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馬政府為追求實質參與國際交流,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為原則,並接受「中華台北」的名義。我不認同馬政府將台灣限制在廿五年前的虛幻共識,但這是馬政府八年的立場,我們有必要來釐清。 何謂九二共識?檢視馬政府過去所言,就是「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但對岸宣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我們主張是中華民國,儘管雙方對主權有爭議,但先擱置這些爭議,務實對話、交流、合作」。 那麼,現在的WHA邀請函,其所附加的聯合國2758決議是說「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代表、將蔣政權代表驅逐」,這何來的一中各表?哪有擱置爭議?這完全違背馬政府的立場。因此,今天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在我的質詢下,也表達這已違背九二共識的意涵。然而,總統府竟然表示,中國這是「善意」互動? 難以想像,馬政府竟然連過去八年來強加在台灣人民身上的「九二共識」,到了其任內最後一個月,都可以全面棄守,擁抱中國的一中原則,只任憑陸委會政府官員勉強守住立場! 我不認同九二共識,事實上,中國一直利用九二共識這個幌子偷渡一中原則的框架,壓迫台灣人民在國際上的權益,這是台灣絕對要警覺的。因此,我期盼新政府絕對不能再掉入「九二共識」的陷阱,回歸台灣人民的意志,對內逐步改善體制、讓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對外也要強調「台灣不屬於中國一部分」。因此,台灣若要出席WHA,不只要能夠實質參與對於防疫與衛生相關的國際交流合作,也一定要清楚表達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拒絕一中原則! 質詢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k4_2C7HRLk

推動眷改條例修法

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審議《眷改條例》修正案。我們萬華中正有許多眷村改建案,因此我就職幾個月來追蹤持續追蹤了解該條例,並尋找盡量協助更多人的方式。然而,在思辨這個問題時卻發現,整部《眷改條例》其實存在根本性的矛盾,若不先釐清本質問題,修法就會變成治標不治本,甚至可能損害更多人民的權利。 為了釐清問題脈絡,我今天先問國防部眷服處處長,眷舍到底是要保障軍眷「居住權」的「軍公務員宿舍」,還是給予私有房屋的「財產權」?他告訴我,是宿舍,屬於國家。我再問,如果是屬於國家的宿舍,那為何早期原眷戶可轉賣給不具軍眷身分的一般居民,或是私自找建商改建成一整排的三四層樓?當時國防部竟然都沒有取締?處長告訴我,因為歷史因素,當時取締有困難。這樣的行政怠惰,造成許多善意第三方花錢承購原眷戶賣出的眷舍,而實際認為擁有了房產。 處長的說明,可以知道,眷舍並非可任意轉賣的「私人房產」。因此我們檢視《眷改條例》22、23條把「原眷戶同意權」和「非原眷戶(被國防部稱為違占建戶)」做區分規定,「不同意改建的原眷戶」得不到任何房屋和補償,而「非原眷戶」花錢自認買到房屋財產權,也沒有改建同意權。之後原眷戶配售房屋時,也是以八成眷改基金補貼的方式,讓眷戶用低於市價許多的金額配得房屋,為的就是讓所有眷戶都能繼續居住。這兩個條文的概念是對軍眷「居住權」的保障,而非「財產權」。 然而,《眷改條例》24條卻又開放所有人都可以轉賣軍宅,又從「居住權」的保障跳躍成為了「財產權」的給予。 我舉例,國家給立法委員使用桌子椅子等公物,是可以被所有人任意轉賣的嗎?不能。公務員或老師的宿舍,可以被所有人私自任意轉賣嗎?不能。那保障軍眷的眷舍又為何能夠買賣呢?我們同一部法中,上兩條的立法意旨還是「軍公務員宿舍」,下一條卻變成「私人房產」,顯見《眷改條例》完全矛盾! 檢視早期眷村的存在、以及《眷改條例》的立意,還有大法官457號的解釋,可知這是一個保障軍眷「居住權」的政策,而不是給予「財產權」,但因為過去行政與立法的疏忽與殆忽職守,導致它實質被許多人認為是「財產權」而被轉賣,並且造成許多善意、弱勢的第三方承購。我認為,過去政府的怠惰,不應人民承擔。 把這個脈絡釐清以後,我們要如何妥善修補這個政策的漏洞,就很清楚了。第一,要回歸保障原軍眷「居住權」的原則,杜絕炒作惡習,也就是劉世芳和王定宇委員的提案。第二,要保障當初被以「財產權」來承購的善意弱勢第三方權益,也就是羅致政委員的提案。當然,如何折衝政策連貫的信賴保護原則,我們都可以再細緻討論,但若只是繼續維持現行法案,那等於是忽視政策的漏洞,形同繼續打壓弱勢居民、助長炒作歪風。 最後,今天議程完成了增訂第二十二之一條文的草案審議,亦即原眷戶因不同意改建而遭主管機關逕行註其眷戶相關權益者,其領取拆遷補償的權益將得到回復,並可優先價購或承租本條例完成改建眷村之零星餘戶、或比照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所規定的安置就養,保障其居住權。而其餘針對「非原眷戶」的條文修改,將於後續繼續審議。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zI3AIu7RSLQ

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今天出席司法法制委員會的轉型正義公聽會。我發言時強調,現在是轉型正義框架立法的階段,期盼有框架立法的高度,通盤檢視台灣歷史上所有受統治政權壓迫的族群與個人,進行轉型正義工程,避免掛一漏萬。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草案拉出歷史縱深,涵蓋原住民族的部分,也可回溯到日治時代。會中我分享了一個故事: 前年,在西門町的萬年大樓有一位89歲的蔡蕙如阿媽發著「模型出清」的傳單。她不忍丈夫生前最愛的飛機模型將隨著丈夫逝去而塵封人世,忍痛出清,希望愛好模型的年輕朋友可以繼續收藏。蔡阿媽不會用網路,撐著年邁的身軀,在萬年大樓發傳單給路人,後來由熱心民眾轉發到網路上,引起網友支持。 蔡阿媽的丈夫許崙墩,原來是二戰期間日本加藤隼戰鬥隊的戰機駕駛。戰後中華民國來台,政府打壓這段史實,蔡阿媽回憶道,丈夫變得沈默寡言、不向別人提起這段過往,但因為一生熱愛飛機,退休後在萬年大樓開模型店,收藏飛機模型直到去世。 充滿認同糾結與矛盾的故事,不只是許老先生一家人。二戰期間,台灣日本兵有廿萬人,還有許多人在戰後被國民黨不明不白轉調前往中國打國共內戰。1949年中華民國政權逃來台灣之後,這些人的故事被刻意掩飾、甚至被仇視,當事人與他們的家庭只能將這些沉痛的記憶塵封在生命中。 過去國民黨教育用二分法,總認為台灣日本兵若不是被日本人脅迫去當兵,就是信仰日本軍國主義的漢奸,然而這廿萬人的故事,有各種樣貌,有更多糾結的故事,不該被政府長期忽視、污名化,難以獲得平反。我們應該要勇敢的面對、應該回復的名譽就該回復,應該承擔的責任也該承擔,應該補償的就該補償,而且這些沈默的當事人,正在凋零,我們絕對不能再拖延下去。我相信,這些阿公們當年上戰場時,心中惦記著仍是他們的家人,而我們這一代家人,也不該忘了他們。 最後我舉了奧地利為例,他們長年以納粹德國的受害國自居,直到90年代,政府開始主動發掘更多史料,公布當時部分奧地利人成為納粹共犯的真相,1991年總理弗拉尼茨基也表達反省與歉意。二戰時,奧地利人可能是受害者,也同時是幫兇,他們選擇勇敢面對這樣的糾結過往。 每個國家都有著不一樣的歷史糾結與社會傷口,唯有面對真相,真心回復受迫者的權利,才能在真實的基礎之上,一起促進和解與團結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有這樣的勇氣!咱一代,鬥陣來解決代誌! 進一步了解時代力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https://goo.gl/LCEQDI

裁併僑委會,打造專業分工的政府

今天外交國防與財政委員會聯席會議,進行2014年度決算審核,詳閱僑委會之預算與業務後,我主張裁併僑委會。實際上,僑委會整體施政績效不佳,從2014~2016年度以來,年年被立法院預算中心批評有諸多虛耗公帑的問題。 根據官方統計,僑委會每年支出14億來運作僑務政策,查看其支出科目,業務可歸納為教育(50.88%)、行政(27.20%)、外交(17.58%)、經濟(4.35%)。 教育業務包括僑委會要購置國外房產建立文教中心、自己研發編印華語文教材、自己錄製朗讀CD、栽培僑校師資...等等;但檢視其績效,遠距教學的結業比例竟然只有兩成。同時,外國的所謂「僑生」,也常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適用《僑生回國就學及輔導辦法》還是《外國學生來台就學辦法》。 外交業務,設置了海外電視媒體,僑胞收看率只有三成,且平均一個人只看1分鐘;僑委會還開飯店「華僑會館」,僑胞平均住房率竟然只有6.37%。經濟業務的海外信保基金,至今仍負債4億3560萬元,成效低落,例如其所推出的「越南513專案」,受害的414家台商只有22家申請,使用率只有5.31%。 行政業務,每年僑委會花一千多萬元開大型會議,但會議後提給行政院各部會的建議,立法院預算中心甚至評論表示「實際具體採行之建議案無幾」。更不要說僑委會還曾為了規避控管,而預備挪用其他科目經費支應爆表的國外旅費,還有出國考察報告八成不公開、補助國內外社團資訊不透明等多項長年遭受質疑的狀況。 通盤看下來,僑委會業務包山包海,與外交部、教育部、經濟部、觀光局等許多部會重疊,卻又不如這些部會專業,績效總是不彰,僑胞使用率低落。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應該要把相關業務回歸相關政府部門,並且將專屬於僑務工作方面整併到外交部,清楚定義僑胞資格,才能讓有限預算真正為僑胞所用。 其實,國家藉由好的教育政策、投資政策,打造好的生活環境,自然會吸引很多人會願意來念書、投資、移居,無需主張別國人是我們的僑胞,例如魁北克不需主張法國人是僑胞、奧地利也不需主張德國人是僑胞、英國也不會主張美國人是僑胞,再去設立僑委會來跟他們交流。 過去在陳水扁總統任內曾規劃裁併僑委會,在馬英九總統任內更曾由行政院長劉兆玄實際制定裁併僑委會在內的政府再造草案,可見裁併僑委會是跨黨派共識。因此我主張,錢要花在刀口上,專業回歸專業,讓僑委會的業務,分別回到教育部、文化部、經濟部、觀光局等,僑務工作則併入外交部。節省僑委會原先的經費,讓更專業的行政部會來直接管轄、研擬和執行,將更有效率且更紮實的提供海外協助。 僑委會只是組織再造的冰山一角,類似情況也發生在退輔會、蒙藏委員會等。因此,時代力量主張,所有效率不彰、過度重工的組織,都應該回歸專業、讓業務整併到其他專責部門,本黨將推出草案,分別修正《外交部組織法》、《行政院組織法》、《國防部組織法》,並廢止《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組織法》、《僑務委員會組織法》、《蒙藏委員會組織法》、《蒙藏邊區人員任用條例》,以期讓行政組織更有效率、更順利運作。 ☞ 質詢影片: https://youtu.be/YChll1VPnK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