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法王達賴喇嘛

前瞻條例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

政府應把跨黨派批評當成靠山

今天到衛環委員會針對台灣參加WHA的成果來質詢衛福部與外交部。我詢問衛福部林奏延部長與外交部李澄然次長,是否知道近年來台灣人民非常重視政府在國際間爭取台灣應有的平等尊嚴與主權地位?林部長與李次長都表示了解,也會檢討與改進。 其實,我希望新政府不要急著辯解或澄清,應該把社會的批評與壓力當成政府的靠山。現在不只是時代力量與民進黨,連國民黨也在上週五連署議案、批評林部長在WHA「隻字不提台灣,嚴重矮化國家主權」。這其實是台灣民主化後,難得包括國民黨在內,立法院朝野一致支持應該以台灣為名、捍衛主權國格的立場。因此我要求衛福部與外交部,將WHA會後「台灣國家主權不得矮化」的各黨派的批評彙整成為一份報告,並擬具英文、法文、德文、日文、西班牙文等多國版本,提交給本席。未來新政府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或是國際限制時,請新政府應以民意為靠山,透過這份報告讓國際了解台灣跨黨派的民意。 此外我也強調,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人員、貨品在國際間流動越來越快速,防疫工作越來越嚴峻,例如伊波拉、MERS、茲卡病毒、登革熱、禽流感等越來越多嚴重的跨國疫情發生,台灣絕不能自外於國際、成為全球合作防疫的缺口。我請衛福部清楚的做出表列與報告,台灣被矮化而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國際衛生組織,缺少哪些正式會員國的權利?哪些防疫工作無法參與?哪些國際會議無法與會?對國人健康、防疫與衛生產生怎樣的損害與漏洞? 這是攸關國人健康的重要民生問題,我們必須要清楚了解目前受損的權益以及面對的困境,才能更清楚的擬定策略與方向來努力。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2LFJV3aE11A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

【中正獨裁佗位去3】紐倫堡史料中心

【中正獨裁佗位去 3】 納粹黨代表集會場-紐倫堡史料中心 (Reichsparteigelande - Nazi Party Rally Grounds) 紐倫堡,這個因紐倫堡大審而廣為人所知的城市,在第三帝國統治期間也是納粹黨的重要據點以及用來宣傳領袖崇拜的主要城市,也是在這裡,希特勒建造了舉行納粹全國黨代表大會的集會場,由希特勒的御用建築師阿爾伯特·施佩爾(Albert Speer)與希特勒本人親自設計,整個園區占地超過十一平方公里與數棟建築物,包含造型神似古羅馬競技場,可同時容納五萬人的黨代表大會堂在內。 1933-1938年間,納粹總共在園區舉行了六次的全國黨代表大會,集會期間,超過十五萬名的納粹衝鋒隊(SA)與納粹黨衛軍(SS)聚集在此宣示對元首的忠誠,可說是納粹的權力象徵,集會場從1933年開始動工,但直到二次大戰結束都始終未完成最終建造,希特勒對園區的遠大規劃,不論是從選擇紐倫堡(從是神聖羅馬帝國的非正式首都),到採用仿古羅馬設計風格,恢弘的建築物本身,都再再可以看出希特勒欲繼承過去歷史,開創永垂不朽帝國的夢想。 戰爭結束55年後,2001年這裡做為史料中心重新開放,裡面完整記錄了納粹的崛起與毀滅,透過文獻和照片,人們可以清楚看到希特勒是如何煽動群眾、奪權、殺害猶太人,以及戰後的紐倫堡大審和德國艱困的轉型正義工程。 如同所有過去威權遺址是否要保留的難題,納粹集會場當初也面臨許多爭議,1994年時,紐倫堡市政府決定於納粹黨大會遺址建立史料中心,在當時市民的決議裡,對於成立的目的表示「這個對抗前納粹黨集會地的行為,是一個開放的進程、是一場沒有預期結束的公共對話,它不是一個為所有現有的城市或建築提供的『解決方案』,而是將整個納粹黨集會地理解成一個『學習的地方』。」

林昶佐日內瓦國際記者俱樂部講稿

感謝日內瓦國際新聞記者俱樂部的邀約,讓我們可以把聲音透過他們給更多國際友人知道。雖然立委是「視導」代表,無法與衛福部進入議場正式與會,但仍然希望此行能把握一分一秒,讓國際知道台灣人民願意為國際貢獻心力,為台灣發聲。中國所謂的「一中原則」或是聯合國2758決議文,都不是台灣人民可以接受的,期盼國際能支持台灣以正式會員國的身份參與WHO、聯合國等國際組織,讓台灣與世界各國一起為一個美好的地球而努力。 [英文與中文講稿如下] Good afternoon ladies and gentlemen, I’m glad to have this opportunity to share some thoughts with you in Geneva. My name is Freddy Lim, I’m a parliamentarian from Taiwan, and I’m a member of the New Power Party which was founded only about one year ago. The NPP has a lot of support from the young people in Taiwan, and is currently the third largest party in the parliament and represents a new, rising political force. Here, we would like to express our voices to you, hoping that more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would become strong partner and friends of Taiwan to support our efforts in join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so that we may contribute to the world. Despite being a country that still has a hard time joining the UN, Taiwan is the 26th largest economy in the world by GDP, and it’s ranked the 16th in terms of total trade amount. We have our own territories, people, elected government, and president. Last Friday, we had our third rotation of power, showing that Taiwan’s democracy is both stable and reliable. As an important trade partner around the world, Taiwan strives to establish closer business relations with the world under the WTO framework. We’re also actively boosting human rights standards domestically, by not only passing the two UN human rights covenants, but also providing information, skills, funding, and humanitarian aids to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with no reserves. Taiwan has a mature public health and national health insurance system, an outstanding biotech industry, as well as rich experiences in researching and developing medicines and vaccines. We believe that, through multilateral medical cooperation, participating in the global epidemic control and becoming an official member of the WHO, we will absolutely contribute in the global fight against diseases. The complicated history of Taiwan surfaced with the rare mention of UN Resolution 2758 in the WHA invitation to Taiwan. After World War II,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who had nowhere to go after losing the Chinese Civil War was sent to Taiwan by the Allies, where it started a prolonged authoritarian rule. Along with the regime,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lso threw the “one China” problem to Taiwan. In 1971, the UN passed resolution 2758 to expel the Chiang Kai-shek regime occupied the seat for China. However, Chiang’s regime was not only unrepresentative of China, it did not represent the people of Taiwan either. Taiwan has finally become a young democracy following decades of activism and reforms. Now that the Taiwanese people are extending their efforts to contribute to and participate in different aspects in the world, we sincerely hope that Taiwan would engage in more positive and respectable exchanges with the world as a normal country, to fulfill its obligations as a global citizen. Like all of you, we firmly stands behind the universal values of freedom,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and continuously work for these values. I believe that, based on our shared values, and with your support, Taiwan would absolutely become a reliable and friendly partner. I would like to sincerely thank you for attending the press conference. Let’s stay closer to work for a better world. Thank you for your time, have a good day.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好,很高興能夠在日內瓦跟各位分享一些看法。我的名字是Freddy Lim,是台灣的立法委員,屬於台灣僅成立一年的新政黨New Power Party。NPP在台灣獲得年輕人很大的支持,目前在國會是第三大黨,是台灣政治一股新興的力量。在此希望能傳達我們的心聲給各位,並期盼國際上更多友人做台灣堅強的夥伴,支持我們參與國際組織,為世界貢獻一己之力。 台灣,作為一個至今仍難以加入聯合國的國家,我們的GDP是世界第26大經濟體,貿易總額是全球第十六名。我們擁有自己的領土、人民,選自己的政府、總統。上週五,第三度的政黨輪替,展現了台灣穩定以及可靠的民主制度。 作為世界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在WTO的架構下致力和各國發展更密切的商業關係。我們也積極提升國內人權標準,通過國際人權兩公約,並在國際社會需要時,不吝提供資訊、技術、金錢、人道救援等實質協助。台灣有著相當成熟的公共衛生和健保系統,優異的生技產業,以及多年來在藥物與疫苗的研發上豐富的經驗。我們相信透過多邊醫療合作、參與全球防疫體系,正式參與WHO,我們一定可以為打擊疾病做出貢獻。 這次WHA的邀請函,罕見的提到2758決議文,讓台灣複雜的歷史再次浮上檯面。二戰後,在中國內戰敗退的蔣介石政權無處可去,被同盟國送來了台灣,進行獨裁統治。國際就這樣把「一個中國」的歷史問題丟給了台灣。到了1971年,聯合國做了2758決議,將佔據中國席位的蔣介石政權逐出聯合國。然而,蔣政權不只不能代表中國人民,其獨裁統治更無法代表台灣人民。台灣人民透過數十年的抗爭與改革,終於成為了一個年輕的民主政體。現在,如同台灣人民在國際的各行各業都力求貢獻、熱心參與,我們真誠的期盼,台灣,能以一個正常的國家身分,與世界進行更多正面以及有尊嚴的交流與合作,履行作為全球公民一份子的義務與責任。 我們和各位一樣,同樣堅信自由、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並為此持續不斷的努力。我深信,在我們共同的價值基礎之上,透過各位的支持,台灣絕對能成為一個可靠並且友善的國際夥伴。我誠摯地感謝各位來參加今天的記者會。讓我們更緊密的合作,一起為促進世界為美好而努力! 謝謝你們的時間,祝各位愉快。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

【中正獨裁佗位去 2】 日裔美國人集中營(American Japanese Relocation Centers) 講到集中營、轉型正義,很少人會聯想到美國,但其實在這個大家認為相當民主、自由的國家,也發生過侵害人權的集體囚禁事件。 珍珠港事件爆發後,美國民間排日情緒高漲,日裔民眾不論工作或是坐公車、上教堂,都會遭到排擠甚至是生命威脅。1942年基於社會氣氛,羅斯福總統頒布了第9066號行政命令,授權可以對生活在軍事區域的人加以任何限制,甚至可以把他們排斥在軍事區域之外。根據這個命令,美國西岸各州開始強制隔離日裔居民,把他們集中在遠離海岸,內陸貧瘠地區的集中營。美國共有十座日裔集中營,超過十萬日裔人士被隔離,而其中竟有七成已經是美國公民。這個政策,可以說是美國在奴役黑人之後,最羞恥的不人道惡行。 1945年限制行為結束,美國也逐步地進行這項轉型正義。1948年美國國會通過《日裔美人遣送賠償法》;1976年福特總統承認錯誤;1988年雷根總統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並在國會旁設置此事的紀念碑。2001年老布希總統再一次的正式向日裔美人道歉;2006年通過法案,維護並保存日裔美人集中營,記取歷史教訓。 保留最完整的集中營是位於加州的Manzanar War Relocation Center,被列為國家歷史遺址,由國家公園管理局經營。Manzanar除了設立博物館訴說當年的歷史和日裔美人的生活狀況外,園區的建築也在逐步復原,包括哨站、房舍、集會所。其中當初約有150名日裔被葬在Manzanar的墓地也保留著,日本工匠還在此修建了「慰靈塔」,慰靈塔也成為了這裡最著名的景點。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

【中正獨裁佗位去 1】恐怖地形圖(Topographie des Terrors) 「恐怖地形圖」博物館位於德國柏林,前身是納粹蓋世太保(Gestabo)和親衛隊(SS,Schutzstaffel)總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在此地制定最終解決方案(final solution of the Jewish question),以進行對歐洲猶太人系統化的種族滅絕計劃。1942 年,總部建築遭盟軍轟炸成廢墟,之後因無人敢面對而任其荒廢。美蘇冷戰時期柏林圍牆則緊鄰而立。 1985 年底,政府從瓦礫中發現總部地下室與廚房的地基。東西德統一後1992年,政府成立保護遺址的「恐怖地形圖基金會」( Topography of Terror Foundation)時遭到反對,因為許多人認為修復此地會成為納粹份子聚集地。當時基金會表示,紀念館成立目的並非為了紀念受難者,重要的是要讓參觀者瞭解納粹政權的錯誤,檢討與反省。 2010年,耗資3400 萬美元的博物館,從納粹廢石堆中就地新生,館內展覽著每年不斷更新的史料,讓參觀者了解德國如何在短短幾年間,從不完美的民主國家變成擁有國家恐怖機器的法西斯獨裁政體,以及納粹主義的暴行。戶外則保留過去凌虐囚犯的地下牢房,及一部分柏林圍牆等殘骸,殘骸上,我們可以看到路人在上面塗寫「FUCK WAR」、「WHY」、「MADNESS」,述說著歷史創傷。 史料參考: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文化資產總管理處籌備處考察報告 相片版權:林昶佐國會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