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討黨產法案,啟動!

堅持實質審查 回應人民期待

今天記者會時代力量再次重申,無法接受謝文定、林錦芳擔任司法院正副院長及大法官,應該要按照新國會通過的國會人事同意權新制度來處理。時代力量希望這次臨時會,能夠納入「國會人事同意權法案」,實踐立院的監督功能;勞基法將時代力量及親民黨團版本併案審查。同時我也要求,「不當黨產處理條例」應該儘快排入臨時會第一案,回應長年來人民對改革的期待。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捍衛太平島,政府要展現實質作為!】 昨日海牙仲裁法庭宣布南海案仲裁結果,其中對太平島屬於礁石的認定大大衝擊台灣社會,我感到相當遺憾,今天立法院的內政和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分別針對南海仲裁召開議程,我均提出質詢。政府派出康定級巡防艦前往南海宣示主權,但我認為,為了捍衛我國在南海的權益,政府除了宣示性作為以外,需要有更多實際的動作,例如公告領海基線和提出新的南海主權論述。 事實上,雖然台灣實質控制太平島,也主張擁有其12海浬與200海浬的領海和EEZ(專屬經濟海域),但政府自從1999年宣布南沙群島領海基線另行公告後,直到今天整整17年都沒有再有任何動作!在國際法上,領海和EEZ都是由領海基線向外推展得到的範圍,也就是說在法律上政府根本就沒有實際去主張台灣在太平島的應有權益!反而是目前被中國實質掌控的民主礁(黃岩島)我們有公告其領海基線,這是什麼荒謬的標準? 對照其他國家的做法,例如日本在處理領海爭議時,便是第一步先在國內法上公告領海基線,再派出執法單位捍衛EEZ權益,展現實質控制,最後再透過國際組織將領海主張國際認證化,政府現在連第一步的公告領海基線都沒做到,只憑空話和宣示性作為,卻在法律上固步自封,這樣要如何捍衛權益!? 再者,便是我認為政府一定要在南海議題上,提出符合國際法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實質有效的主權主張,過去政府所主張的南海11段線,或稱U型線,基本上是沿襲國民政府在中國時期,1947年所提出的領海主張,如同中華民國主張外蒙古是領土一樣,這樣的領海主張如今已大幅悖離現實,不僅不合時宜,還讓中國近年來時常有機會在南海議題上透過一個中國原則吃台灣豆腐,例如透過一個中國原則間接主張中國擁有太平島主權,也讓國際社會誤認為台灣與中國在南海上站在同一陣線、甚至讓台灣自認屬於中國的一部份。新政府應該要揚棄這些在一中框架下的過時主張,用更符合現實的論述取而代之。 當今的國際法上,對於主權宣示,重點在於是否在該地擁有長期且有效的統治,也就是事實上的實踐,而不是像中國9段線或過去政府U型線所主張的「自古以來」這樣模糊的文字。在這次的仲裁案中,仲裁法庭已經清楚宣告,中國政府所主張的9段線違背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國所主張的「歷史性權利」在《公約》生效後便已宣告消滅,既然如此,台灣還要無視於南海諸島絕大部分都掌控在中國、越南、菲律賓等國手中的現實,無視於國際社會國際法的實踐,將整個U型線都宣告為我們的領海嗎?這樣站不住腳的論述不僅對台灣的實質權益毫無幫助,反而有害。 我認為政府要捍衛主權和經濟利益,一定要先從務實的主張我們實質有效統治的地區,在南海也就是太平島和中洲礁的主權開始,然後在法律上有所行動,公告領海基線與領海,以此為基礎宣告和行使權利,才能為台灣在國際上謀求最大的福祉。

【中正獨裁佗位去 8】南非-第六區博物館

林昶佐身為時代力量轉型正義小組召集人,在本會期與時代力量黨團提出「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的框架立法,用轉型正義的整全性(holistic)概念,針對四百多年來在台灣及周遭島嶼土地所遭受諸如暴力、屠殺、滅絕、奴役及其他迫害,包含對原住民族、對其他族群、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個人所受侵害的歷史事實,進行全面性的真相調查,藉以揭露加害者與過去的暴行,以研擬後續行政立法上權利回復的相關措舉,開啟和解的契機。 同時,我們也提出「真相與和解促進條例草案」,此為實質法,針對中華民國政權在獨裁統治時期對人民所造成的公民政治權利侵害,實質進行賠償和名譽回復、人事除垢等執行事宜。而為補足過去政府對於母語的毀壞,時代力量也提出「國家語言平等發展法」,推動族群間語言平等,落實母語教育。 「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在推動的過程中,受到不少阻礙,主因來自執政黨認為應該將獨裁時期轉型正義和原住民族事務分開,本法因此遭到排除。然而,時代力量並不氣餒,為了持續讓轉型正義工程順利運作,便配合修正本法,更名為「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權利回復法」,將法案集中於處理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並新增具有實質執行效果的賠償條文。我們主張,此機構應該設立於行政院底下,擁有行政調查權,不能只是單純學術研究機構,才能真正落實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一起面對四百年年來所有發生在這塊土地上的錯誤。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中正獨裁佗位去 6】斯雷布雷尼察屠殺紀念墓園 Srebrenica Genocide Memorial 二次大戰之後歐洲最大規模的種族滅絕,是發生在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的斯雷布雷尼察(Srebrenica)大屠殺,超過八千位平民被塞爾維亞族軍隊殺害。 1991年波士尼亞與赫塞哥維納舉行公投,決定從南斯拉夫中獨立,引發了塞爾維亞人對其宣戰。戰爭初期塞爾維亞幾乎全面占上風,直到聯合國安理會要求北約介入,對塞爾維亞展開轟炸。 安理會將斯雷布雷尼察指定為禁止交戰的「安全區域」,大量的穆斯林湧入尋求庇護。但塞爾維亞為了報復波士尼亞軍隊對平民的攻擊,仍將軍隊開進了斯雷布雷尼察。1995年塞族軍隊展開了滅村計畫,鎮內的男人和男孩幾乎全部被屠殺,婦女們則遭受性暴力對待,全鎮超過八千位平民遭到殺害,絕大多數都是穆斯林。 屠殺事件後,國際投入大量的關注。進行各種調查及口述歷史,協助家屬和罹難者遺骸的DNA比對,幫助確認身分及安葬,時至今日才確認六千多名遺體身分。而屠殺行為也被裁定為「種族滅絕」事件,然而2015年聯合國安理會要將事件定義為種族屠殺,卻被俄羅斯否決。2007年國際法庭宣判,塞族準軍事組織毒蠍部隊成員犯下戰爭罪並判刑,而現在的塞爾維亞共和國雖對屠殺行為沒有直接責任,但負有疏於防範的道德責任。而負責審理1991年後發生於南斯拉夫地區違反人道罪行事件的「前南斯拉夫問題國際刑事法庭」,於2016年宣判當時的塞族領袖Karadzic四十年徒刑。 2003年,在斯雷布雷尼察鄰近的波多查里(Potočari)紀念墓園成立。園區坐落於當時聯合國派駐的荷蘭部隊的電池工廠,除了墓園外,還有象徵伊斯蘭信仰的建築、刻著罹難者姓名的白色石牆和屠殺紀念館以及刻著數字8372的紀念碑,象徵8372名罹難者。歐盟也將7月11日定為大屠殺紀念日,每舉行紀念儀式,各國領袖也都會出席,藉以反省國際社會當時的疏忽。 *圖片源自NBC NEWS

退輔會別再躲,改革從保障勞權開始

今天在外交國防委員會質詢退輔會李翔宙主委。關於時代力量提出整併退輔會業務的議案,我以曾被裁撤整併業務的新聞局為例,雖然現在行政院沒有新聞局,但其業務並非就消失,而是分別由外交部、文化部、發言人室等專責機關來負責。同理,時代力量提案整併退輔會,並非要讓退伍軍人的輔導業務被棄置,而是希望軍隊從召募、訓練、服役、退伍到轉職,這相關業務應由國防部統合規劃與執行,才能讓政策有一體與連貫性。 接著我則關注新政府退輔會的改革政策。我詢問主委,立法院的預算中心、監察院以及眾多各黨的立委,多年來對退輔會轉投資企業提出諸多批評,主委對這些弊端是否知情。主委表示他都知悉,並已經著手研擬部分制度的改革。 我提醒主委,日前我在4/20的質詢 ( 參考連結: https://goo.gl/ZBGZNG ),退輔會的書面回應完全只是在敷衍了事,令人失望。我當初要求退輔會計算所有其直接與間接投資企業的實際總持股比例,退輔會的報告竟然用「國營事業管理法未有相關規定」企圖蒙混過關。我反駁事業管理處處長,如果退輔會認定底下的轉投資事業是民營,為什麼不用一般的方式去換算公司間交叉持股的狀況?國人有權利知道這些轉投資事業,究竟公股的實際持股比例,並且依持股權利要求改革。 另外,我要了解各轉投資公司勞工退休金提撥的狀況,退輔會竟用「尚符合勞動部之輔導作法」帶過,完全沒有回覆詳細列表與數據。國會若無法掌握這些資料,如何監督退輔會轉投資事業是否確實保障勞工權益? 至於董監事會設置勞工代表一事,退輔會竟回答「雖然他們股權占多數,但在民股的合縱之下,影響有限」來敷衍,說難以設置勞工代表董事!退輔會要安插高階將官去當董事長、去當總經理,這些將官要安插親朋好友去任職,就都順暢無阻,要設置勞工代表董事,就說退輔會無能為力?這款說詞,究竟誰能接受?退輔政策,是要輔導退役軍人的轉職,當然要設置他們的代表在董事會、才能保障權益,並使公司管理更公開透明。 這三項要求,李主委也當場允諾支持,將研擬措施。我也要求退輔會,要依照我的要求,如實回覆給我相關資料! 影片連結:https://youtu.be/rCci4ZoyDsE

移民署打壓韓國工人 台灣形象倒退嚕

去年因台商在韓國涉嫌惡性倒閉,韓國Hydis工人來台灣爭取勞動權益,卻被移民署蠻橫的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入國。 今天我在委員會質詢新任內政部長葉俊榮部長、移民署署長及外交部次長,台灣對外的印象是個熱情、友善的國家,更有許多韓國觀光客喜歡來台旅遊。台灣永豐餘集團在韓國惡性關廠,卻登上了韓國各大媒體版面,有損台灣的形象。 而韓國工人來台灣爭取勞權、合法集會,卻遭受到移民署嚴重打壓、侵害他們的自由,不僅強制驅逐出境,並且禁止再進入台灣。根據台北地方法院的判決,韓國工人並沒有違反社會秩序維護法,我甚至當場唸了法院判決給移民署長聽,韓國工人們「或站立於抗議人群中,或為靜坐,並無攻擊或不理性之舉動」,法院更講明他們沒有因為陳情而使其他人、車受到妨礙,更沒有逾越社會大眾的容許範圍和妨害安寧。沒想到判決如此的清楚,移民署仍舊藐視司法,超越法院判決,無理打壓韓國工人進出台灣的自由。 移民署的「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更是完全黑箱不透明,手法又粗糙。根據移民署提供給委員們的會議紀錄,竟然一個小時審查了35個案件、共計96人,紀錄更只有短短的兩頁不到,這種草率的態度令人瞠目結舌。我更質疑署長,依據「禁止外國人入國作業」的規定,清楚寫明涉嫌社會秩序維護法案件,如經判決無罪、不起訴或不罰,就不能禁止他們來到台灣。但審查會卻避開這條,使用危害我國利益、公共安全的模糊理由,來做成禁止入國處分。移民署根本是下定決心要打壓韓國工人,不准他們爭取勞權,才曲解、強加法條,拒他們於國門之外。 不僅如此,移民署內部還有禁止入國的黑名單。連從未被逮捕、移送過的工人嘗試來台灣,也被移民署逮捕強行遣返,真的很誇張!外國人光明正大的來到台灣,完全沒有違反過任何法律,竟然也會被拒於國門之外,移民署到底有多大的官威,可以恣意的決定誰可以進入台灣。這完全顯示了行政機關對於人權、民主自由素養的低落! 因此我強烈要求內政部長及移民署長: 1. 立即解除所有韓國Hydis工人禁止入國處分 2.全面檢討並改進「入出國及移民案件審查會」的運作制度,包含委員組成、完整會議紀錄及處分之依據必須公開透明。 3. 交與本會禁止入境的所有內部黑名單(包括國籍、理由、是否有時間限制等),說明審查委員會核定名單的標準和規則,執行方式及解除方式。 請大家持續關注:韓國Hydis工人 團結·鬥爭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qhN3N5faoCM

政府應把跨黨派批評當成靠山

今天到衛環委員會針對台灣參加WHA的成果來質詢衛福部與外交部。我詢問衛福部林奏延部長與外交部李澄然次長,是否知道近年來台灣人民非常重視政府在國際間爭取台灣應有的平等尊嚴與主權地位?林部長與李次長都表示了解,也會檢討與改進。 其實,我希望新政府不要急著辯解或澄清,應該把社會的批評與壓力當成政府的靠山。現在不只是時代力量與民進黨,連國民黨也在上週五連署議案、批評林部長在WHA「隻字不提台灣,嚴重矮化國家主權」。這其實是台灣民主化後,難得包括國民黨在內,立法院朝野一致支持應該以台灣為名、捍衛主權國格的立場。因此我要求衛福部與外交部,將WHA會後「台灣國家主權不得矮化」的各黨派的批評彙整成為一份報告,並擬具英文、法文、德文、日文、西班牙文等多國版本,提交給本席。未來新政府在國際上受到中國打壓,或是國際限制時,請新政府應以民意為靠山,透過這份報告讓國際了解台灣跨黨派的民意。 此外我也強調,隨著全球化的發展,人員、貨品在國際間流動越來越快速,防疫工作越來越嚴峻,例如伊波拉、MERS、茲卡病毒、登革熱、禽流感等越來越多嚴重的跨國疫情發生,台灣絕不能自外於國際、成為全球合作防疫的缺口。我請衛福部清楚的做出表列與報告,台灣被矮化而以觀察員的身份參與國際衛生組織,缺少哪些正式會員國的權利?哪些防疫工作無法參與?哪些國際會議無法與會?對國人健康、防疫與衛生產生怎樣的損害與漏洞? 這是攸關國人健康的重要民生問題,我們必須要清楚了解目前受損的權益以及面對的困境,才能更清楚的擬定策略與方向來努力。 >> 質詢影片:https://youtu.be/2LFJV3aE11A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

【中正獨裁佗位去 5】柏林圍牆與查理檢查站(Berliner Mauer and Checkpoint Charlie) 二戰後,德國分裂成德意志民主共和國(東德)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西德),柏林築起一道全長167.8公里的圍牆,由美軍和俄軍分別統治,盟軍、外交官和外國人於檢查站進出。1990年後東西德統一,圍牆遭到大量拆除,僅保留3處圍牆遺跡,查理檢查站則為事後復建。 圍牆倒下15年後,檢查站附近的柏林圍牆博物館長希爾德布蘭特(Alexandra Hildebrandt)曾表示,社會必須記住柏林圍牆的歷史及查理檢查站的重要性,確保歷史不會被遺忘,同時也為吸引更多觀光客,將重建一段圍牆。然而此舉卻引起當地爭議,民調只有1/4贊成,反對者認為嚴肅歷史需要被尊重,前西柏林市長莫波爾(Walter Momper)更對此抨擊,柏林圍牆在倒塌前,是謀殺地,不是觀光地,不應變成迪士尼樂園。 希爾德布蘭特博物館長則認為,歷史陰影是無限漫長的,會從不同角度審視問題。而後,新圍牆仍然重建,且為呼應充滿塗鴉和政治口號的舊圍牆,邀請許多來自塞浦路斯、以色列和韓國等藝術家於牆上作畫。其中,最有名的,便是前蘇聯總書記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及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昂納克(Erich Honecker)相互擁吻的作品。 柏林圍牆是德國社會的共同傷痛,東德曾發布「開槍射擊令」(Schießbefehl),允許東德邊防軍射殺非法越境者,防止人民逃往西德,更在1982年通過「邊境法案」將之合法化,估計約殺害215人。統一後,關於開槍士兵個人的罪責與否,也引起爭論,有的認為他們都觸犯殺人罪,有的認為基於罪刑法定主義或下屬合法服從上令而不應處罰;法庭經過激烈且深刻的辯論後,則判決他們有罪。 今日的查理檢查站,設置了美軍和俄軍的扮裝軍人,營造當時冷戰氛圍,小販因此聚集,賣有柏林圍牆碎片、前蘇聯國旗、軍服、防毒面具等紀念品,接著可至新圍牆觀賞藝術家的塗鴉,十分吸引全世界觀光客的眼睛。儘管重建圍牆的正反立場,都是站在反對過去暴行、記憶歷史的前提,但同樣的理念,卻有不同的處理方式。最後,此地究竟只是變成觀光主題樂園,還是歷史再反省,則有待後人咀嚼評價。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

【中正獨裁佗位去 4】烈士谷-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的墓地 位於西班牙首都馬德里近郊的烈士谷,是當年佛朗哥為了紀念西班牙內戰陣亡的四萬名軍人而建立的,其中包含同屬長槍黨的創始人José Antonio Primo de Rivera,而佛朗哥死後也葬於此地。 1936年西班牙內戰爆發,由共和政府軍與左翼聯盟對抗以國民軍與長槍黨為首的右翼集團。以佛朗哥為領導,加上獲得包括納粹德國、義大利等右翼政權的支援,內戰於1939年由國民軍獲勝,西班牙第二共和國滅亡,開起了西班牙長達36年的佛朗哥獨裁時期。 在1940年,佛朗哥透過國家運作的資金,以及監獄的囚犯,包含許多因異議而入獄的政治犯,開始打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從遠方遙遙望去,高聳入雲的聖十字架碑矗立在教堂上方,這座高150米的巨十字,完全體現了法西斯主義下建築的風格:雄偉、神聖且不可侵犯。在十字架下方,長約250米的弧形教堂,是戰俘沿著山壁,花費十八年才開鑿完成。烈士們安葬在十字架下方,佛朗哥的墓碑則在教堂主祭壇旁,供後人來紀念這位西班牙「偉大」的領袖。 佛朗哥病逝後,繼任胡安·卡洛斯逐漸推動民主轉型,1978年西班牙制定新憲法,四十年的獨裁政權正式走入歷史。2007年西班牙國會通過「歷史記憶法」,旨在徹底根除社會上獨裁者的象徵,比如銅像、紀念碑和以佛朗哥命名的街道等,予以拆除或轉型。 其中,有高度獨裁意義的烈士谷也面臨到不同的聲音,其中最棘手的便是死者的移出,部份罹難者家屬拒絕與獨裁者同葬,委員會則建議把佛朗哥遺體遷出,並完整說明歷史與戰爭的原貌。2011年底,它以「宗教及歷史古蹟」的名義重新部分開放,正名為「本篤會烈士谷聖十字修道院」,禁止一切崇拜或反對佛朗哥的集會,回歸死者們的安息之地。只是,烈士谷的爭議仍然存在,2012年右派政黨人民黨上台,便以「政府經費」與「造成社會動盪」為理由,拒絕了遷移佛朗哥墓的提議。 民主化後的36年,西班牙仍然在摸索著轉型正義的內涵,唯一確定的是,那段國家暴力的傷痛記憶,如同山頭上的十字碑,隨時警示著國民歷史重蹈覆轍的可怕。 (照片轉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