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動態 Issue

軍冤

公聽會

反恐

外交國防

質詢

護照

轉型正義

政策

中正獨裁佗位去

不當黨產

奧運

原住民族

文化歷史

年金改革

人權

性別平權

外媒

體育改革

在地議題

外交

環境

面對少子化,從年金改革做起

年金改革的最後階段!

延宕已久的年金改革,可望在臨時會通過。目前立法院正進行持續的協商審議,希望能凝聚共識、將改革定案,不要再被拖延。年金改革不只是台灣面臨的挑戰,許多先進國家也同樣遇到人口結構轉型,而進行年金制度改革。時代力量參考歐洲、日本等多國經驗,提出永續性的整體方案,配合未來的基礎年金,打造台灣人民幸福公平的退休福祉。最後階段,我們繼續挺進!

一起連署撤銷亞泥非法展延!

過去礦業法並沒有納入強制環評,也沒有行使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導致亞泥案的爭議,並造成大量國土破壞。請大家一起加入連署,要求政府應該立刻撤銷對亞泥的廿年延展,把美好的環境留給台灣。同時,時代力量已在三月提出礦業法修正案,並要求立法院今年夏天的臨時會應納入礦業法的審議,用更嚴謹的規範來保護台灣的環境!(圖片擷取自齊柏林空拍) >> 加入連署:https://goo.gl/Lh57yz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

今天於時代力量黨團記者會,關於巴拿馬與我方政府斷交一事,我認為,這顯示中國從過去、現在乃至於未來,打壓台灣的蠻橫行徑,不會因為政府持續的低調、隱忍而有所軟化,只會對台灣人民軟土深掘,欺人愈甚。 中國與巴拿馬建交後,將掀起一連串外交攻勢,包括文宣論述戰。我方政府應在國際間用嚴正、堅定的方式展現台灣人民的意志與國家尊嚴,對於中國所有矮化台灣的作為和國際論述,我們都應嚴正反駁,強力論述。 我們也應該要檢討整體外交策略,以及台灣國家地位的正常化。不該再承襲長年來看中國臉色的態度與息事寧人的心態,低調溫和最後變成坐以待斃。我們要嚴正面對所有挑戰,用更堅定的態度來推進國內的國家正常化改革,以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的身份來追求有尊嚴的國際空間。 (圖為去年蔡英文總統訪巴拿馬。)

做個自由人!

今天立法院成立「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由跨黨派將近二十位立法委員組成,香港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朱凱迪、陳志全等人也來到台灣出席成立茶會。台灣在經濟、文化以及社會議題方面,一直與香港有所交流;香港雨傘運動時,台灣社會也給予了相當的關注與支持。近年來,許多歐美民主國家的國會越來越關注中國乃至於香港的人權與民主,現在透過「台灣國會關注香港民主連線」的成立,希望也能跟這些同享自由民主的各國國會交流經驗,建立合作。並透過與香港常態性交流,共同探討自由人權、經濟文化等議題及立法經驗,促進台灣社會對香港民主化的關注。香港加油,早日達成真普選! 畫面:許冠傑【做個自由人/淚眼煞星】:https://youtu.be/GJtbEHUg1Ts

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

原民會於今年二月份公布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了私有土地,違背了歷史事實,違背了原基法精神,更違背了蔡英文總統以及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的主張。幾個月來,許多部落代表、關注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的組織都提出呼籲,應該要退回辦法重新擬定,並且到凱道表達抗議,至今已經100天。政府沒有積極面對這個爭議,卻在今天趁大風大雨拆除抗議者的遮雨棚、強制驅離,難道這就是執政黨的對這些訴求的公開回應? 圖片引用自PNN

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三讀!

今天院會《國民體育法》眼看就要二三讀,突然被親民黨杯葛拉下協商,我滿臉問號。 本屆立法院從去年至今辦了多場體改公聽會,教文委員會也為了《國民體育法》開了多次會議,都未見親民黨委員出席。終於在5月3日好不容易審查完竣,委員會決議無需黨團協商。今天,親民黨團突然杯葛拉下協商,並且說,法律使用「國家奧會」用語,我們選手恐怕無法出國比賽,我還是滿臉問號。 中華奧會曾以中華業餘運動聯合會、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等不同名稱加入國際奧會,現為「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國際奧會則曾接受我們國家代表隊以「FORMOSA(福爾摩沙 1960)」或「TAIWAN(台灣 1964 / 1968)」為名,現則為「Chinese Taipei(中華台北)」,許多人也期待有天我國代表隊有機會再次恢復以「TAIWAN 台灣」為名。很清楚的,我國奧會與代表隊名稱並非由我國法律定死,而是依照國際奧會與我國奧會之協議。為了避免每次更名就得配合修改國內法,耗費修法資源,法條用語不宜硬性指定正式名稱,因此時代力量在去年11月送交一讀的體育團體法便建請以中性名詞「我國奧會」定之。今年5月3日在委員會審議時,此修正動議獲得在場委員支持並建議用「國家奧會」即可表達本修正動議之原意,我們也表示接受。從去年至今關於體改的審議過程,親民黨從未針對這點表達異議,現在突然以此為藉口阻擋國民體育法修法,實在令人無法理解。 不過,在體育改革的推進過程中,我們見識到各種莫名其妙的藉口來拖延,從「選手太年輕不懂事」「國情不同財務不能公開」「開放協會黑道都來了怎麼辦」到現在「法條用語不能中性定之」,早已見怪不怪!體育改革不容停止,我呼籲,立法院接著的臨時會務必排入國民體育法二讀三讀!

大陸地區竟包括十六個國家!?

今天我質詢陸委會主委張小月,「大陸」到底是什麼?她遲疑了一下。我提醒,根據《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大陸地區」指的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因此,陸委會的業務就是處理這地區的事務,她表示認同。 然而,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究竟包括哪些地區?我秀出一張地圖,中華民國的領土,除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外,還至少被蒙古、俄羅斯、印度、越南、哈薩克、吉爾吉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不丹、孟加拉、北韓...等十五個政權侵佔。因此,陸委會的業務範圍是「臺灣地區以外之中華民國領土」,業務對口應包括十六個政權。然而,張主委表示,只有針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事務放在陸委會,其他十五個政權都放在外交部。 既然其他被侵佔領土所屬的十五個政權事務都放在外交部統合管理,也沒有違憲問題,我強調,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務當然可以放在外交部轄下。其實,依照現代國民主權的憲政理念,我國疆域只限於台澎金馬2300萬人的範圍,不包括那些神話固有疆域,那十六個國家本來就獨立自主、不是我們的一部分,這是現實。更何況,中華民國憲法對於領土只有模糊不清的宣示,沒有正式宣告範圍,政治性的口號更沒有法律意義。因此,把這些國家納入台灣國際關係的一環,有效整合資源、規劃完整的國際策略,才是正常之道。 台灣從獨裁時期以來遺留很多不合時宜的黨國概念,以及浪費資源、沒有效率、疊床架屋的政府結構,政府應該要勇於面對、推進改革。 >> 質詢影片連結:https://youtu.be/YzcEYwYzaEM

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

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高潞以用委員及徐永明委員於今(19日)在立法院召開「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與轉型正義公聽會」,邀請文化部及各領域專家學者謝文貴建築師、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及台大社會所助理教授李明璁出席,分別從國外經驗,共同參討中正紀念堂存廢或轉型的問題。 立委林昶佐表示,中正紀念堂的轉型問題一直是轉型正義重要的一環。去年二二八鄭麗君文化部長宣布要轉型中正紀念堂,各界都有所盼望,不應該崇拜權威人物獨裁者,這點應該沒有疑義,只剩下空間轉化的方向問題。也期待文化部能儘快提出《中正紀念堂管理處組織法修正草案》,屆時林昶佐也將提出對案希望一同審議。高潞以用也表示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也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轉型正義包其實是長期的社會正義工程,並非可以立竿見影,很多矛盾跟痛苦都會需要被攤開來。很高興現在這個社會對轉型正義是有共識的。 台北市政府顧問謝文貴表示自己是以建築師的身份來討論空間轉型正義的議題。謝文貴說,中正紀念堂是中國宮廷式建築,就建築層面的表達而言,有接續過去中國政治文化道統的意味,其實這是一種文化意識形態的強加;中正紀念堂堂體本身則是仿壇體的型態,是神格化的政權象徵。國家音樂廳跟國家歌劇院是仿效北京紫禁城的太平殿保和殿,在台灣地景再現中國,這些東西都是中國國民黨的遺緒。 他指出,建築是很難直接指涉的,不像雕像、銅像,例如總統府的功能也被我們保留了,雖然它是日治時期的統治象徵;但中正紀念堂卻不一樣,它是一個直接指涉個人、權威的建築,崇拜的廟堂是很難轉換性質的,名稱如果改了,內容應該也要跟著改。例如德國會保留舊建築並且拿來使用,但會把符號拿掉,意味著「對於過去的克服」。德國轉型正義工作有一整套標準-揭發真相、承認事實、表達歉意、彌補受害者、防範傷害的措施,是我們可以參考的方向。中正紀念堂的名稱、內容該如何被重塑是值得討論的,但是要去改變它的性格、重新設計讓它變好用,並且維持住這個地方的功能性。 例如希特勒位在柏林的總理廳於二戰時被炸毀,德國人沒有修復總理廳,但是將留下來的殘餘大理石與其他建材供其他建築使用。中正紀念堂的的建築結構很強、規格很高但是空間不好使用。蔣介石的銅像也可以融掉成一個歷史文字說明碑,不需去評它的功過,只要真實呈現所有的歷史事件即可,被愚弄的歷史也是需要被呈現的,即便不堪也要反省。中正紀念堂的廳可以保留,展示對照的歷史,讓人民自己去評論。 台灣人權促進會辦公室主任顏思妤則是從韓國光州的歷史經驗來討論台灣的轉型正義。韓國的語境裏面沒有轉型正義,類似的概念是「過去清算(導正歷史)」,意即針對歷史及事件,而非針對特定人物來檢討歷史。顏思妤以血腥鎮壓者全斗煥紀念空間的爭議為例,建議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應以事件為本,而非凸顯特定政治人物的事蹟,並且轉型正義相關事項的預算應該都要公開讓人民知道。 中研院歐美所助研究員蘇慧婕以法學角度討論中正紀念堂的轉型正義。她表示,這個建築物很明顯是著政治地景,也是個歷史地景。但有個概念需要釐清,轉型正義要做的並非改變歷史,而是從此刻的憲政體制重新評價、分析、展示過去的歷史。歷史的紀念地景,國家透過要不要拆紀念堂這件事情,代表著國家要對蔣中正做出什麼評價。而在民主憲政法治底下,顯然現在的中正紀念堂是不符合當前的法意識的。 李明璁則表示中正紀念堂內部空間的設計跟現在的法治設計不相容,現在的法治與中正紀念堂裡面的人治色彩是不相容的,主張建物應該要部分增建或拆除,改變建築的視覺核心軸線。例如巴黎羅浮宮前的玻璃金字塔,則成功轉移羅浮宮的原有的象徵。 李明璁也建議,中正紀念堂的部分增建或拆除應該要以國際競圖的方式徵件,一方面要向國際宣傳,一方面也希望台灣轉型正義可以受到國際的討論與矚目。 國家人權館籌備處黃龍興組長則說明不義遺址的調查以兩個區塊處理-加害者以及以及紀念受害者的場域,希望未來能找專家學者把不義遺址定義出來。就目前的調查方法來看,中正紀念堂不算是不義遺址,而是後世所建立的威權象徵。 最後,文化部藝術發展司張惠君副司長表示會把今天所有的發言都帶回去討論,希望能夠逐步凝聚社會共識。立委林昶佐則表示希望文化部還是要有所實現,明年二二八如果跟今年一樣只能用閉館的方式處裡的話,等於是毫無進度。對此,張惠君副司長則回覆:「不會到明年二二八都沒進展」。

陸委會,應由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

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主責監督外交、國防與國安等相關議案及部會,因此中國因素一直都是本委員會討論之重點。然而,主責對中關係的陸委會,卻放在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完全脫離立法院現實運作需求。因此時代力量提出修法,主張將行政院陸委會業務回歸外交國防委員會監督。今天我們提出包括《立法院程序委員會組織規程第五條修正草案》與《中央政府總預算案審查程序第三條修正草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