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日常 Daily in Congress

《紐約時報》週末人物 全版專訪

透過紐約時報的專訪,分享就任立委一年多來的心情、在國會關注的議題、台灣年輕人為什麼被稱為天然獨、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婚姻平權的進步國家、台美關係,以及很多粉絲一直問我何時在國會開吼,ㄜ...各位的訴求......我都聽到了啦....

➥ 紐時網路版:https://nyti.ms/2r6nxV3
➥ 中央社中文報導:https://goo.gl/fuysFM

即時動態 Issue

支持台灣選手!臨時會儘速通過國體法修法!

許多黑箱運動協會用各種手段宰制選手的生涯,讓許多選手選擇壓抑忍受,不敢把曾經歷的不公不義公開。然而,過去一年來我們在國會推動體育單項協會改革,泳將唐聖捷卻是少數勇於站出來一起並肩作戰的人。 這一年多來,我們在國會不斷面對著傳統黑箱協會利益結構的反撲,但只要回想唐聖捷在公聽會上顫抖而慷慨地發言,以及許許多多跟他一樣被協會斷送生涯的選手們,就推動著我繼續往前進,一定要把國體法修法通過。八月底將召開第三次臨時會,國體法修法應儘速二三讀通過,不能再讓這些黑箱協會胡作非為了! 《體育改革聯會》訪問唐聖捷完整影片:goo.gl/UmAFgJ 節錄唐聖捷故事內文: 18歲生日那天、2007年12月4日,小捷收到一生難忘的生日禮物。亞洲泳協裁定他在四個月前的亞洲分齡賽,因為藥檢未過而被禁賽兩年,那場比賽的三面金牌與賽會紀錄也將因此被收回,而期間長達數月的申訴期,小捷完全沒有被通知,泳協還持續安排他出國比賽,比賽的藥檢結果也都正常。因為錯過重要的申訴期,導致禁賽裁定完全沒有轉圜餘地。根據小捷收到亞洲泳協的禁藥裁定書,上面明確標示2007年9月23日及10月17日都有發出給中華泳協裁定信函通知書,但泳協說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亞洲泳協的通知信函,其中到底是誰在說謊?至今,小捷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在禁藥烏龍事件的整個過程中,小捷因為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遭受泳界各種莫須有的羞辱,當時年僅18歲的小捷,獨自承受巨大壓力,情緒幾乎崩潰。小捷的父母也四處奔走,只為還他一個清白,卻不斷碰壁、求助無門。其實小捷早在16歲時就測出天生的睪固酮過高,泳界幾乎都知道此情況,泳協更應清楚了解選手的身體狀況。整起事件最該負責的泳協,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甚至沒有替他說任何一句公道話。弔詭的是,過了三個月,泳協又讓小捷重新恢復比賽,而他前一年在亞洲分齡賽的三面金牌也未被收回、創下的大會紀錄也沒被取消,事情來龍去脈到底如何,至今都是一團迷霧。 如今,10年過去,這件事成為小捷最不願面對、也未曾癒合的傷口。 小捷是個極有天份的游泳選手,得知他在泳界過去創造的成績之後,體改聯團隊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一次我們到小捷家,看到金牌填滿整個箱子,將近200面獎牌,包含大大小小國內外比賽,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金牌。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稱霸臺灣泳壇的中長距離自由式(400、1500公尺)。小捷16歲時,在全中運打破全國紀錄,成為臺灣400公尺自由式首位游進4分鐘的選手。同時,這個成績也讓他達標,入選2006年的杜哈亞運。如果沒有當年泳協的致命疏失,沒有人會對小捷進軍北京奧運有任何懷疑。 「那年我高三,第一節下課學務處廣播,說有急事請我到學務處來一趟。然後當時我的教練,他告訴我『我收到了...亞洲泳協寄來的...禁賽的判決書…』我非常驚訝,當時我以為還有申訴的機會,因為我之前也被檢驗出,天生的睪固酮比較高。但是教練告訴我,那是最後的判定、最後的裁決書,所以我沒有任何申訴機會。當時我,非常的無助…覺得孤立無援…」 「不過當時我以為,我還可以比賽。可是...當我準備出賽的時候,我卻被泳協...硬生生地從跳台上,他們說我不能出賽,所以我就被這樣被拉了下來。當時的羞辱感,我到現在還記得...」 雖然事情過去已經10年了,不過每當小捷說起這段故事,幾乎是每說一次就哭一次,甚至再也不敢提起這件事情。泳協的嚴重疏失,對選手造成巨大的傷害,不只斷送了小捷從5歲起的選手生涯,小捷的人生,也一起被貼上禁藥的標籤。 每個聽到小捷故事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台灣體壇怎會出現如此嚴重的疏失,而且該負責的人,一句道歉都沒有。希望小捷的故事讓大家記住,臺灣的體制曾經用如此輕率、不負責的態度,去對待這麼一位潛力無窮、應該被珍視的選手。就像小捷說的,希望台灣不要再有第二個被污蔑、被做掉的唐聖捷。

內外資差距,只是為富人減稅的藉口

這次稅改,據說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縮短內外資差距」。 所謂內外資差距是怎麼回事?現制下適用綜所稅率最高級距的大股東,按照一般的看法,內資(正式用語應為居住者)的股利負擔是:{〔(100-17)+(17/2)×45%〕-8.5}+17≒49.68 至於外資(正式用語應為非居住者))的負擔是:〔(100-17)×20%〕+17=33.6 49.68-33.6=16.08 政府因而認為內外資差距高達16.08,外資比內資輕稅,所以有許多內資化身為假外資。因此透過這次稅改的方案,包含綜所稅最高級距降至40%,營所稅提升至20%,外資股利所得提升至21%的情況下,內外資差距會降至4%左右。 這樣的說法其實有很多問題 16.08的差距應該有被過份誇大的嫌疑,第一,目前內資股利所得併入綜所稅,享有綜所稅的免稅額與扣除額,這個部分的因素沒有被考慮進去。第二,外資所負擔的33.6,僅是計算台灣這邊的稅賦,若是該外資將股利分配回母國公司,仍然要負擔母國的股利所得稅,這部分許多國家的規定不盡相同。 我們目前有和32個國家簽訂「避免所得稅雙重課稅及防杜逃稅協定」,對於這32個國家的居住者來台投資所賺取的股利所得,稅率大部分降至10%。因此,對於這些國家的居住者,股利負擔又會降至〔(100-20)×10%〕+20=28,和本次稅改完成後大股東的股利負擔〔(100-20)×26%〕+20=40.8,內外資的差距又會拉高至12.8,難不成又要再降稅? 此外,許多變身成為假外資的內資,就是為了全面避稅,因為租稅天堂(例如,巴哈馬、百慕達、開曼群島、英屬維京群島等)不僅免稅(或稅率極低),還提供相當的隱蔽性。調降一個股利所得至26%,這些為了避稅的假外資,有何理由會因此而變回內資? 內外資的差距可以調整,但必須把所有的問題都說明清楚,這些因素都不講,只說要拉近內外資的差距,根本就是有錢人要爭取大幅降稅的藉口。 (圖片擷取自電影《華爾街之狼》)

「BBC:台灣的重金屬國會議員!」

「BBC:台灣的重金屬國會議員!」 日前到英國【金神獎】典禮領獎時,也受邀去BBC的總部接受專訪,昨天正式播出。我除了分享我創作背後的成長經歷,以及閃靈歌曲裡面那些被獨裁政權掩蓋的台灣故事。最主要還談到台灣近幾年的社會運動、改革方向,與朋友們一起創組新政黨、共同打造台灣新政治的心路歷程。此外,我進入國會以後,依然維持長髮刺青的搖滾風格,也是BBC十分感興趣的地方!>>專訪線上網址:http://goo.gl/2Gq6w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