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會日常 Daily in Congress

花蓮市加油!拒絕惡質政治一起來!

阿桑:「胡咧地你卡過來咧,我給你講,莫乎別人聽到!」

【花蓮市加油!拒絕惡質政治一起來!】

這兩天來到花蓮市,為週六的市長補選候選人張美慧助選。站路口、金三角商圈、市立托兒所、美崙菜市場掃街拜票,全力衝刺。很多在地的阿伯阿桑都湊耳過來跟我說秘密,說地方選舉很多惡質的手段開始出動了,一定要注意!

其實,許多惡質的政治文化不是秘密了,更是社會大眾深惡痛絕的事情。

今年一月,台灣完成了總統大選及國會首次政黨輪替,許多改革正在啟動,但我們仍要面對蜇伏在社會角落的許多惡質政治勢力,本週六的花蓮市長補選就是很明顯的案例。國民黨支持的候選人是花蓮縣議員魏嘉賢,代表花蓮魏家地方政治勢力。只要稍微進行了解,就會發現,魏家長期佔據了花蓮各級民意代表的公職,幾乎把地方政治視為家族的囊中物,曾因作票舞弊遭到判刑,更涉入恐嚇取財、動用私刑等惡劣犯罪行為。

就是類似魏家的這種作風,讓地方政治在社會大眾的心中,總充滿了負面的印象。我誠摯呼籲花蓮的朋友們,這次的市長補選,絕對不能助長了惡質政治文化,所有的旅外花蓮市民們一定要在週六(8/27)回到花蓮,一起支持張美慧,支持理想的地方政治文化,支持她所勾勒的推廣在地多元特色、強調婦幼及弱勢權益以及深度文化生活的優質市政。讓台灣政治從中央到地方,一起牽手向前走!

 
 

即時動態 Issue

朝著婚姻平權前進

我身為一個快當爸的中年直男,今天到場時被男同志朋友抱著親,真是感謝各位不棄嫌,給了我滿滿的正面能量。有大家的努力,一定可以達成婚姻平權的理想,一起邁進一個沒有歧視、沒有隔離的美好社會!我相信台灣,一定可以做到! (照片轉自由時報)

支持台灣選手!臨時會儘速通過國體法修法!

許多黑箱運動協會用各種手段宰制選手的生涯,讓許多選手選擇壓抑忍受,不敢把曾經歷的不公不義公開。然而,過去一年來我們在國會推動體育單項協會改革,泳將唐聖捷卻是少數勇於站出來一起並肩作戰的人。 這一年多來,我們在國會不斷面對著傳統黑箱協會利益結構的反撲,但只要回想唐聖捷在公聽會上顫抖而慷慨地發言,以及許許多多跟他一樣被協會斷送生涯的選手們,就推動著我繼續往前進,一定要把國體法修法通過。八月底將召開第三次臨時會,國體法修法應儘速二三讀通過,不能再讓這些黑箱協會胡作非為了! 《體育改革聯會》訪問唐聖捷完整影片:goo.gl/UmAFgJ 節錄唐聖捷故事內文: 18歲生日那天、2007年12月4日,小捷收到一生難忘的生日禮物。亞洲泳協裁定他在四個月前的亞洲分齡賽,因為藥檢未過而被禁賽兩年,那場比賽的三面金牌與賽會紀錄也將因此被收回,而期間長達數月的申訴期,小捷完全沒有被通知,泳協還持續安排他出國比賽,比賽的藥檢結果也都正常。因為錯過重要的申訴期,導致禁賽裁定完全沒有轉圜餘地。根據小捷收到亞洲泳協的禁藥裁定書,上面明確標示2007年9月23日及10月17日都有發出給中華泳協裁定信函通知書,但泳協說他們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亞洲泳協的通知信函,其中到底是誰在說謊?至今,小捷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怎麼回事。 在禁藥烏龍事件的整個過程中,小捷因為他從來沒有做過的事,遭受泳界各種莫須有的羞辱,當時年僅18歲的小捷,獨自承受巨大壓力,情緒幾乎崩潰。小捷的父母也四處奔走,只為還他一個清白,卻不斷碰壁、求助無門。其實小捷早在16歲時就測出天生的睪固酮過高,泳界幾乎都知道此情況,泳協更應清楚了解選手的身體狀況。整起事件最該負責的泳協,卻連一句道歉都沒有,甚至沒有替他說任何一句公道話。弔詭的是,過了三個月,泳協又讓小捷重新恢復比賽,而他前一年在亞洲分齡賽的三面金牌也未被收回、創下的大會紀錄也沒被取消,事情來龍去脈到底如何,至今都是一團迷霧。 如今,10年過去,這件事成為小捷最不願面對、也未曾癒合的傷口。 小捷是個極有天份的游泳選手,得知他在泳界過去創造的成績之後,體改聯團隊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一次我們到小捷家,看到金牌填滿整個箱子,將近200面獎牌,包含大大小小國內外比賽,其中絕大部分都是金牌。他從國中開始,就一直稱霸臺灣泳壇的中長距離自由式(400、1500公尺)。小捷16歲時,在全中運打破全國紀錄,成為臺灣400公尺自由式首位游進4分鐘的選手。同時,這個成績也讓他達標,入選2006年的杜哈亞運。如果沒有當年泳協的致命疏失,沒有人會對小捷進軍北京奧運有任何懷疑。 「那年我高三,第一節下課學務處廣播,說有急事請我到學務處來一趟。然後當時我的教練,他告訴我『我收到了...亞洲泳協寄來的...禁賽的判決書…』我非常驚訝,當時我以為還有申訴的機會,因為我之前也被檢驗出,天生的睪固酮比較高。但是教練告訴我,那是最後的判定、最後的裁決書,所以我沒有任何申訴機會。當時我,非常的無助…覺得孤立無援…」 「不過當時我以為,我還可以比賽。可是...當我準備出賽的時候,我卻被泳協...硬生生地從跳台上,他們說我不能出賽,所以我就被這樣被拉了下來。當時的羞辱感,我到現在還記得...」 雖然事情過去已經10年了,不過每當小捷說起這段故事,幾乎是每說一次就哭一次,甚至再也不敢提起這件事情。泳協的嚴重疏失,對選手造成巨大的傷害,不只斷送了小捷從5歲起的選手生涯,小捷的人生,也一起被貼上禁藥的標籤。 每個聽到小捷故事的人,都覺得匪夷所思,台灣體壇怎會出現如此嚴重的疏失,而且該負責的人,一句道歉都沒有。希望小捷的故事讓大家記住,臺灣的體制曾經用如此輕率、不負責的態度,去對待這麼一位潛力無窮、應該被珍視的選手。就像小捷說的,希望台灣不要再有第二個被污蔑、被做掉的唐聖捷。

海洋大學遇見來自貝里斯的朋友!

常常會收到校園演講的邀約,跟學生們分享音樂或參政的心路歷程。昨天在海洋大學,在場的外國留學生除了不少來自中國以外,更有來自貝里斯的交換學生在會後特地留下來追問我許多問題,也讓我收穫不少! 貝里斯位於中美洲東北部,東濱加勒比海,北接墨西哥,國土面積約為台灣的三分之二。貝里斯代表多次在國際場合上發言支持台灣,過去我都是在外交場合上與其代表交流,沒想到也能在校園認識來自貝里斯的朋友,真是有緣分!